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2 萧可冷的身世

毫无疑问,在朝鲜人眼里,金纯熙是最有希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国家历史上最年轻的领导人的。可惜政局犹如六月里的天气,忽风忽雨,就在三年之前,这个身体健康、智慧超群的年轻人突然患上急病,两周内病情恶化,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植物人,到今天为止仍躺在平壤市的革命军人疗养院里。

如果萧可冷有这么声名显赫的大哥,最起码也该在国内仕途上春风得意才对,怎么会流浪江湖,要靠手术刀的庇护才能生存下去?

我看着她的脸,五官相貌,的确跟屡见于国际报纸上的金纯熙的面容有几分相似。

“大哥成为植物人以后,二哥发誓要查明事件真相。那时候,他仍在赤焰部队里担任中级职务,利用手里的职权,最终拿到了大哥急症发作前,与元首见面时的一卷录音带。里面的对话内容清清楚楚,大哥的急症都是元首在搞鬼,因为他不希望有人在国内的声誉渐渐高过自己,这是一起典型的‘功高震主’然后被无情诛杀的案例。”

我说不出什么,只有静静地听着。

“二哥因为偷窃国家机密而获罪,被迫流浪江湖。当时,我在英国读大学,接到二哥的紧急电话后,马上易容改装,在假护照贩子的帮助下,改为中国国籍,然后直飞日本,隐蔽下来。至于我跟神枪会的关系,也的确如苏伦姐所说,我的义父曾是神枪会上一代中的高手,在江湖械斗中阵亡,所以孙龙先生很照顾我,渐渐地跟会里的几位当家人都混得很熟——”

她极度疲惫地抹了把脸,仿佛这些冗长的往事叙述,已经耗尽了身体里的全部精力。

中国古人常说,伴君如伴虎。这句话,放之四海皆准,朝鲜做为中国的近邻,文化作风、国家管理统统借鉴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他们的元首当然明白“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的道理,所以,年轻有为却不懂得韬光养晦的金纯熙便成了彻彻底底的政治牺牲品,而他亲手创建的赤焰部队完整地落入了元首的控制中,活脱脱是一出“为他人作嫁衣裳”的闹剧。

我取了一张纸巾递给萧可冷,这么冷的天,她的额头上竟然不断地有汗珠渗出来,可见这段惨痛经历带给她的巨大伤害。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得到“赤焰部队有所行动”的消息时会大为震惊了,因为这一次她或许会与自己的国人同室操戈,展开殊死搏斗。

房间里的空气凝重得像罩了一层沉甸甸的积雨云,闷得人透不过气来,连灯光也变得黯淡了许多。

萧可冷苦笑了一声,用纸巾抹掉了鼻尖上的几滴亮晶晶的汗珠,接着向下说:“风先生,本来这些话我没必要对您说,就算您不信任我,我仍旧能在北海道顺利地生存下去,直到积蓄起足够的复仇力量,但现在看来,事情又起了新的变化,咱们必须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才可能平安自保。我跟苏伦姐虽然不是同胞姐妹,但我们之间的感情比亲姐妹更深厚,她的话,我到任何时候都会服从,所以才把自己的身世告诉您。希望从现在开始,大家真正开始推心置腹地合作,不再相互猜忌。”

说到这里,她挺起胸膛,长出了一口气,轻轻甩了甩短发,犹如完成了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

现在我能理解苏伦谈及萧可冷的来历时,一直都吞吞吐吐的原因了。萧可冷的低调隐匿,只是为了报家破人亡的血仇,跟其它的江湖仇杀无关。如果她的真实身份被泄露出去,朝鲜人肯定不会放过她。

“对不起,小萧,以前是我太苛求你了。”我真心诚意地向她道歉。

萧可冷虚弱地摆了摆手,再次摇头:“没关系,朋友之间,本来就该以诚相待,只求风先生以后不要因为我是异族人再耿耿于怀就好了。”

我稍加沉吟,迅速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小萧,对于耶兰和安子的死,你有没有其它想法?如果他们真的死于獠牙魔之手,你能解释一下,獠牙魔为什么偏偏找上这两个人?”

萧可冷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简练地回答:“我无法解释,不仅仅是我,连张大师他们几个,都弄不明白。特别是邵白、邵黑两位大师,一直都在反复强调,他们探察不到獠牙魔的诡异讯息。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是有鬼妖异类出现,他们修炼的‘招灵术’自然而然便会有所反应,但现在,他们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在屋子中间轻轻踱着步,同时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矛盾:“獠牙魔杀死了奔驰车司机和坚尼,但却放过了关宝铃,为什么?如果是因为獠牙魔只杀男人、不杀女人的话,那么安子的死又是怎么回事?”

萧可冷的目光追随着我的脚步,忍不住出声提醒:“风先生,请尽快看完那些资料吧。苏伦姐说过,‘大杀器’并不仅仅只有美国人在关注,全球的野心家们似乎人人都对这件神秘武器充满了好奇心。”

我回到桌子前,重新拾起那叠纸,向后翻动着。

梳子通过伊拉克的内线关系,找到了马约诺夫,并且成功地用美女、洋酒、金钱套出了他埋藏在心里的一个巨大秘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为什么会爆炸?”

“马约诺夫说,‘大杀器’一开始是落在前苏联人手里,据说他们是从北冰洋的冰山上找到了这件东西,探测到它的成分构成后,马上送往核电站,准备调集全国的物理科学家,准备对‘大杀器’进行系统的研究。可惜,测试‘大杀器’的秘密实验室发生了突然爆炸,制造了当年最轰动全球的惨剧,他分析爆炸的起因,是因为有人切断了对‘大杀器’进行不间断冷却的电力供应设备,导致这件东西表面温度急遽上升,才会引起了连锁爆炸。”

翻到这笔陈年旧账,让我脸上又一次浮现出苦笑:“大杀器?核电站爆炸事件?”

梳子的报告,对切尔诺贝利爆炸事件只是一带而过,接下来的内容更是匪夷所思——“爆炸发生后,‘大杀器’神秘失踪了。马约诺夫接受过至少一百次以上克格勃的调查审讯,他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没交代。二零零二年春天,当马约诺夫秘密进入巴格达市郊的一家化学工厂时,随身携带了一本用‘帕加帕拉’语做为密码编译的小册子。至此,‘大杀器’又出现了,我们的尖端秘密情报人员甚至有机会用针孔相机拍到了那件武器的图片,可惜并没有及时传递出来,被伊拉克的反间谍人员捕获。”

“我的推测结果,伊拉克政府正是拥有了像‘大杀器’这样的危险武器,才敢于向西方国家挑衅,并且希冀通过‘大杀器’制造出超级核弹,将北美和欧洲全部置于核弹攻击范围之内。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世界军事格局,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伊拉克的军事狂人们才不理会什么‘核大国互制条约’,只要核弹制造完毕,首要目标便是对准北美的政治核心城市。”

“伊拉克人的美梦并没有做太久,联合国核武器调查组进入巴格达之后,运用各种先进探测手段,检查了几乎所有可能藏匿‘大杀器’的地点。事情在此时起了巨大的转机,伊拉克政府匆忙决定,从海路将‘大杀器’运走,毕竟此时核弹还没有成型。当然,调查组事先预料到伊拉克会有这种转移罪证的行动,也在海岸线方面布置了安检力量,只是略微低估了伊拉克人的能力,在伊拉克政府核心武装部队里,竟然有精通五行遁术的日本忍者存在,而‘大杀器’之所以能成功运抵公海日籍货轮,正是这些日本‘桥津派’的忍者在其中穿针引线。”

“当前,可以近似地说‘大杀器’落在了日本人手里,但却是被江湖势力操控而不是日本政府。所以,东北亚的局势变得十分微妙,南韩、朝鲜都开始蠢蠢欲动,出动了政府的王牌特工人员,都想把‘大杀器’抢先控制在自己手里,必定会引发一场黑暗势力的混战——”

看到这里,我长出了一口气,因为在舵蓝社那场大爆炸之前,我清楚地听那两个桥津派女忍者嘴里露出过“大杀器”这个词。

梳子的情报分析非常全面,将全球范围内的每一件看似毫不相关的怪事迅速联系到一起,马上构成了“大杀器”的迁移路线。我明白在这薄薄的十张纸的报告后面,应该是几万张、十几万张纸的高度浓缩。

我还记得小美和美浓提到过的一艘船的名字——哥伦比亚野狼号,会不会就是那艘从伊拉克运走“大杀器”的日籍货轮?那么,桥津派、渡边城、皇室大人物、日本政府,这四者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记得舵蓝社一战之后,我曾跟萧可冷探讨过这个问题,并且要她通过神枪会的关系搜索那艘货轮的下落。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17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