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6土裂汗大神准备撤离?

“安子也死了?她不是獠牙魔,更不是杀人凶手?那么,会是谁——一晚之间,连杀两人,还留下獠牙魔的伤口标记?”满脑子疑问毫无答案,忽然间我想到了神枪会的监视系统,如果那些摄像机都在正常工作,岂不是可以拍下耶兰在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院子里又起风了,满地的落叶一阵阵随风起舞,漫无目的地飘飞着。

我不知道自己跟神枪会的合作还能有多长,这可能取决于我对王江南的忍受程度,如果能够再访枫割寺,就算没有耶兰的随同帮助,我也愿意试着用咒语唤醒藤迦。本来进展顺利的一件事,被突然跳出来的獠牙魔给搞得天翻地覆、一塌糊涂……我的视线越过屋顶,向远处乳白色的亡灵之塔眺望着,自己觉得唤醒藤迦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院子里到处飘荡着血腥气,以小来为首的几个年轻人,已经把耶兰的尸体装进裹尸袋,准备送出去掩埋。

我停在一棵半枯的樱花树下,连续做了十几次深呼吸,让混乱不堪的头脑尽可能地冷静下来:“剥去耶兰皮肤的人,肯定偷听了我们关于‘黄金之海’的谈话。接下来,凶手肯定会深入埃及,去开罗城找耶兰的女朋友拿藏宝图——”

不管凶手是谁,从剥去耶兰皮肤这件事,能看得出那是一个极其贪婪的人物。也就是说,只要有一线机会,他就会去埃及搜索这批人人觊觎的海量黄金。

我的脚步停留在耶兰的门前,屋里所有被鲜血玷污了的家具、被褥已经搬了出来,凌乱地扔在草坪上。在欧洲成千上万座古堡里面,秘道是不可或缺的一项建筑单位,所以我怀疑寻福园别墅里也有秘道,凶手正是从秘道遁逃的。

屋子的地面铺砌的都是六十厘米见方的灰色石板,当我踏在上面时,每一块都平稳坚实,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没有秘道,既然手术刀也仔细搜索过了,就不可能有遗漏的地方……那么,会不会是忍者的五行遁术?”此时,我是站在一只水景吊灯下的,它的样子跟主楼客厅里的一模一样。恍惚记得,安子姐妹的房间里也有这样的吊灯。

我仰面向上看了好久,真希望这吊灯上曾安装过微型摄像机,能把耶兰的死因忠实地记录下来。

在耶兰的房间里待了接近一个小时,几乎把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搜索遍了,却根本没有丝毫凶手留下的线索。从神枪会方面得到的消息更是令人沮丧,监视系统只是安装在主楼和围墙上,对于左右两翼的房间并没有特殊关照。

至此,我胸膛里的郁闷已经无以复加,对王江南的办事能力更是进一步起了怀疑。

我取出电话,准备打给远在埃及的铁娜。自从埃及沙漠里的金字塔发掘工作告一段落之后,我拥有了她的一个专线号码,这可能是美丽的铁娜将军对我最优厚的恩赐了。不过,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用到它,并且不为个人私事——“风……风先生……”小来在墙角探头探脑地叫我,年轻的脸上带着怯怯的讨好的笑容。

我对他的印象不坏,应该属于那种特别机灵并且身手不凡的年轻人。

等我走到他身边,左右没人,他低声讪笑着:“风先生,关于那个人……耶兰的死,我有一点小小的情报,或许对您有用。”他的脸很白,眉眼也很俊秀,但左边嘴角下一道深深的伤疤破坏了原先的这张漂亮的脸,显得不伦不类。

我取出钱夹,他的笑声更恭顺了。

“小来,你的消息值多少钱?”反复搜寻耶兰住过的房间后,我确信在屋子里找不到任何破绽,所以不能肯定小来是诚心报信还是故意诈骗。江湖上人心险恶,我可不想做见人就扔钱的冤大头。

小来眯着眼笑:“一美分,如果它对您没用的话。不过,您是第一个听到这情报的人,我想它可能值一百美金。当然,听过后,您觉得没价值,可以不付钱,我毫无怨言。”

我看着他,他也毫不示弱地回看着我,目光中带着挑战意味。据说,在神枪会里能担任小组长、小头目的都是黑道上打拼出来即将出头的人物,看得出来,小来脸上、手背上的伤疤都不是菜刀弄破的,而且他的眼神异常灵活,仿佛能看透人的心思一样。

我知道,当我在这间房子里猎狗一样进进出出的时候,小来早就注意我多时了。

“这个给你,江湖人,信用第一!”我抽了张一百美金的钞票给他。

“谢谢风先生,我知道您是爽快人。”他迅速折起钞票,塞进衬衫口袋,然后指向屋顶。我随着他的手指向上看,空荡荡的,只看到晴爽的冬日天空。

“什么?”我略有些疑惑。拥挤在安子门口的那些神枪会人马正在慢慢散开,王江南气咻咻地跳出来,受伤的野兽般胡乱咆哮着。我懒得理他,如果再向我动粗,就不值得再给他留什么脸面了。

“风先生,昨天黄昏六点半钟的时候,兄弟们轮班吃饭,我自己值班,就坐在最西边的房顶上。天刚擦黑,我突然听到了‘咕噜、咕噜’的水泡声……”他嘟起嘴唇,形像地学水泡的声音。

我的呼吸一下子停止了:“什么?又是水泡声?水泡声又出现了——”

他捋捋头发,困惑地自言自语:“我很奇怪,因为——您知道,北海道这地方很多火山喷泉,每次地震前死掉的喷泉都会复涌。我怕要出什么乱子,一直仔细听着,水泡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好像我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巨大的泉子,不停地有水泡翻滚上来……”

我听得入神,看他连说带比划的样子,能够体会到一个正常人听到水泡声时的怪异感受,因为自己已经数次听到这种声音了。

“水泡声大概持续了五分钟之久,直到吃完饭的兄弟过来换班,那声音才消失了。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呢,因为连续几天都在小量地嗑药,怕自己的神经和听力有问题,所以一直没向王先生汇报。现在耶兰死了,我怀疑跟那阵水泡声有关……我保证,自己听得很清楚,水泡声就来自屋子里——”

我相信他的保证,更相信现在就算掘地三尺寻找,都不可能找到水泡声来自何处。

小来一直都在挠自己的头发,他根本无法想像这水泡声其实一直都是存在的,并且关宝铃还为此神秘失踪过。

我又给了他一百元,做为“封口费”。

小来很机灵,感激地笑了笑,立刻融入了清理现场的队伍里。

一路向二楼走,我一直在想:“水泡声是如何发出的呢?是不是每次听到奇怪的水泡声,都会有意外发生?”其实,我倒是很想亲自进入关宝铃说过的那种幻觉世界,看看凭自己的智慧能发现什么。

客厅里空荡荡的,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耶兰与安子的死——恍然想到:“信子怎么样了?同在一间屋子里,她会不会也遭了獠牙魔的毒手?”从对安子起疑心开始,我好像就忽略了信子的存在,一直当这个温顺的小姑娘是透明人一样,希望她别发生什么意外才好。

我准备回楼上去睡一会儿,既然耶兰已经死了,那么早几分钟或者晚几分钟去枫割寺,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不过,在入睡之前,首先拨电话给远在埃及、春风得意的铁娜。

铁娜的电话一拨便通,马上响起她爽朗的笑声:“风,这么久不打电话,我以为你把号码丢掉了呢?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可以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我心里掠过一阵感动,有人记挂、有人拥戴总是好的,肯定胜过被苏伦误解、猜忌、调侃——如果我愿意,很有机会成为埃及总统的乘龙快婿,与铁娜自自在在地尽享荣华富贵,但是,我已经拒绝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嘿,铁娜将军,正是有事请你帮忙,不过也是要带给你一个好消息,是关于……关于胡夫金字塔下面的‘黄金之海’——”

铁娜顿时来了兴趣,紧紧追问:“什么?关于‘黄金之海’,快说!快说!”

一瞬间,我突然开始犹豫:“告诉铁娜这个秘密,是不是正确呢?”

埃及人要称霸非洲的野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旦耶兰所说的秘密属实,被埃及人得到这批海量黄金,只怕他们会购买美国人的巨型航母停泊在红海里也未可知。

“风,怎么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了?不方便就算了,只要你还当我是朋友,知道打电话来问候一声,我也就知足了。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土裂汗金字塔已经开发成一个地下旅游宫殿,四个小时后即将进行剪彩仪式,可惜你看不到——这个项目的建成多亏了你几次舍生忘死……”

我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由衷佩服埃及人的想像力,竟然把那个机关重重的蛇巢改头换面,弄成了旅游景点?

“风,你送我的宝石,最近有个印度商人,肯出六千万美金收购。我正在考虑之中,你说是卖还是不卖呢?”铁娜的话音里带着明显的挑逗。把“月神之眼”送给她,并非我的初衷,但那颗失去了能量的宝石,根本就是普普通通的顽石一块,假如真的能换六千万美金进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一笔生意。

我苦笑:“你自己的东西,当然要自己拿主意,我岂能越俎代庖?”

楼梯响了,萧可冷轻轻走了上来,停在二楼入口处。

铁娜发出一阵银铃一样的大笑:“风,我当然不舍得卖,这是我最心仪的男人送给我的唯一一件礼物,就算拿多如尼罗河之水的珍宝来换,我都坚决不给。你们中国人喜欢说‘破镜重圆’,咱们两个什么时候能藉着这宝石的神秘力量,重新见面?”

她的话如此坦率露骨,倒是让我偷偷地有些心虚脸红了,长叹一声,无言以答。

按照铁娜替我安排的计划,我们可以先订婚,然后借重总统的力量,直接进入国防部。半年后,升任国防部特别军事观察部,并且兼任总统个人的军事分析专员,而后挂国防部副部长的虚衔,三年之内,便能正式入主国防部,大权独揽……她不止一次亲昵地表示过对我的爱慕,而且那是百分之百的真心流露。

“风,你在想什么?不方便说话吗?”铁娜察觉出了我的分心。

萧可冷不离开,我无法细谈,只能匆匆地说:“我手边资料不全,二十四小时内再打给你吧。”

铁娜意犹未尽地收线,幸亏是有旅游项目剪彩的事牵扯着她,否则这个电话一小时之内是绝对完不了。

我看着电话液晶屏上的“停止通话”的字符,忍不住自忖:“我到底有什么优点,值得铁娜如此信誓旦旦地以身相许?”毕竟对方是总统的千金、埃及军方高层要员、外貌出众之至,随便对哪个男人假以辞色,大家不都得趋之若鹜?

“风先生,关于獠牙魔的事,暂且告一段落了。信子没事,但她说自己一直都是半昏迷状态的,根本不晓得发生过什么,看到安子的尸体,吓傻了一样。”萧可冷走到沙发前,手里捏着一只雪白的信封,轻轻放下。

“那是什么?”我随口问,看着信封左下角有两只头颈靠在一起的情意绵绵的仙鹤,并且写着“风先生亲启”五个端庄秀丽的小楷。

“不会是你的辞职信吧?”我在开玩笑,如果萧可冷敢辞职,寻福园就得瘫痪一半了。

“不是,是关小姐要走,怕打扰您休息,写了这封信,要我送来。接下来,她会再去枫割寺一次,然后返港,对没拍完的片子已经没兴趣再做下去了……”

我心里一阵好大的失望,看不看信已经没什么分别,一旦关宝铃离开,自己在北海道的日子可能就立刻变得枯燥无味了。

萧可冷陡然长叹一声,起身,望着窗外笔直射向远方的公路,一字一句地说:“苏伦姐说得没错,您这一生,情丝纠葛不断,谁爱上您,或者您爱上谁,全都是对方的不幸。到现在,我终于信了……”

我不敢承认已经爱上关宝铃了,并且无数次在嘴上、在心里极力否认这一点,听了萧可冷的话,立刻拂袖站起来:“小萧,你错了。我来北海道,是为了追查一个人的下落,跟谈情说爱无关。”

我必须要否定别人对我的观感,并且从根本上划清我与关宝铃的关系。

“风先生,您甚至不如十三哥,至少他够坦诚、够直接,对自己喜欢的人能立刻口心相应地表达出来。即使错了、即使有人说他不自量力,但至少这么做了,以后的日子不再有遗憾。”

萧可冷不肯再说下去,激动地扭身下楼,弄得我一阵心烦意乱。

楼外,又响起了王江南的大嗓门,这次,他是要亲自开车去送关宝铃。

隔着窗子,我看见他换了一身崭新白色西服、白色皮鞋,胸前系着鲜红的金利来领带,并且左领上还别着一支金灿灿的硕大胸针,有点像从教堂里结束仪式后走出来的新郎,一副意气风发、心胸开阔的样子。

我郁闷地退回来,从客厅踱到书房,又从书房踱进卧室,一头扎在床上,随手把电话塞进枕头下面,眼前晃来晃去,全都是关宝铃的影子。

“我不喜欢她!我不能喜欢她!她是大亨的女人,跟大亨抢女人,根本是一场永远打不赢的仗。别傻了,还是定下心来,仔细寻找有关大哥下落的线索……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大亨那样的成就……”

说是不想,但睁眼闭眼都是关宝铃的影子,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无梦,但是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吵醒了,屏幕上并没有显示来电号码,铃声震天,急促地响了一遍又一遍。

日光西斜,明显已经是午后时分。

这种奇怪的来电信息却是第一次——我按下了接听键,立刻,有个无比悦耳的女孩子的声音响起来:“风先生你好吗?”

我抹了两把惺忪的睡眼,听不出对方是谁,只能含含糊糊地答应着,随口问:“哪一位?”

“我是幽莲,你在埃及的老朋友,目前准备离开地球,特地向你打个招呼。”

我“啊”的叫了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浑身一激灵,睡意全消。

“幽莲?你……你……”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对着话筒说什么才好。电话那端真的是幽莲,虽然之前跟她交谈很少,但她声音里独特的沙哑味道却是完全与众不同的。

“对,是我,一个曾经跟风先生打过交道的‘人’——”她不能说自己是完全物理意义上的地球人,但又不是百分之百的土星人,真正是活在半人半鬼中的尴尬夹缝。

几秒钟内,脑子已经完全清醒,我抓住她刚才的话题:“离开地球?你们一起,连同土裂汗大神吗?”

这可是天大的报纸头条新闻,跟外星人通电话,并且曾经联手对敌。不过,这样的资料暴露给狗仔队,添油加醋渲染出去,只会增加无辜大众的恐慌。

想起在土裂汗大神的秘室里对战幻像魔影子那一战,陡然间对茫茫宇宙空间产生了畏惧感。地球、地球人在宇宙的怀抱里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到无法抗拒任何来自星外的打击,哪怕只是一颗误入地球轨道的陨石——“当然,我们一起,还有这艘巨大的飞行器。”幽莲的话带着丝丝遗憾,或许我可以理解为她要离开生命的出生地,难免有背井离乡之感。

那艘飞行器应该是指古怪的土裂汗金字塔本身,到现在为止,我也弄不清那座建筑物有多大。

“如果‘二零零七大七数”不可避免,地球将在一场惨绝人寰的大爆炸之后,陷入一片广袤的死寂之中。没有水、没有食物,到处都是火山灰、熔岩、病菌……我们只能离开,或许等到爆炸结束才能回来……再见了,我亲爱的朋友,希望你早日慧根发现,像千千万万个地球人一样,认识到更新换代为土星人的好处……”幽莲的叙述越来越冷淡萧条,仿佛那些事已经成为既定的现实。

再有一年,地球的日历将翻入二零零七,我不敢想下去——“一年时间,三百六十五天天?难道地球的文明即将彻底断绝?”

虽然窗外阳光依旧明朗,但我心里已经沉入了悲哀的深渊,并且这样的预言,不仅仅在《诸世纪》里出现,在外星人嘴里也亲口得到了证实。

我对转化为土星人没什么兴趣,毕竟在已知的外星人中,他们的能力似乎比不上已经被困的幻像魔那一派。就算我能逃过“大七数”的劫难,失去了地球,做流浪异星的无家可归者有什么意思?

我用力握着电话,大声问:“幽莲,我可以向土裂汗大神再问几个问题吗?土星人的科技水平既然能高于地球一百万年,难道在他们的科学研究课题中,竟然没有能解决‘大七数’的办法?”

幽莲愣了愣,忽然反问:“星球的毁灭是宇宙中恒久不变的规律,而且是宇宙聚合、裂变、新生、复活的唯一动力。根据已经发现的‘能量守恒’定律,如果没有毁灭的力量,将能量成功地转移到正在萌芽的新星上,新星如何成长发展——”

我知道她的回答有些荒谬,马上大声打断她:“我要跟土星人通话,我要跟他通话!”

依照地球人的理论解释宇宙的运行规律,犹如诸子百家时代的“坚白论”,只是在咬文嚼字,对解决问题本身没有任何帮助。我真正想知道的,是要弄清“大七数”的起源,然后尽可能解决或者规避它。

这一点,幽莲肯定帮不了我,我只能寄希望于那个能量已经接近消失的土星人。

幽莲叹了口气,电话一下子断掉了。

我瞪着液晶屏,气恼地“啊啊”大叫了两声,不知道气往何处撒才好。在目前的状态下,只有土星人能给予我一些有用的帮助,再依靠惘然不觉的地球人,迟早会混吃等死,一直到毁灭降临。

“啪”的一声,卧室门口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像是有人打开了一台幻灯机。人影慢慢清晰,看得出,它显示的是一个坐着的女孩子,身材瘦削,从头到脚穿着一身灰色的紧身衣,只有眼睛的部位扣着一副圆形的银色风镜。

她向我挥挥手,同时,幽莲的声音在卧室里响起来:“风先生,看到我吗?”

这应该是某种先进的光影传输方式,类似于地球上刚刚投入使用的“可视电话”,但立体图像方式又比平面图画传递强得太多了。

每次想到地外生命有先进于地球人一百万年的科技水平,我就难免一阵阵心惊肉跳。

“看到了。”我黯然回答。

幽莲的双手在一个虚拟的平台上敲了几下,停了几秒钟,用十分歉意的声音继续说:“对不起风先生,土裂汗大神不想见你。他身体里的能量系统已经减弱到了最危险状态,不敢有丝毫损耗,只能用声音跟你交谈,请原谅。”

我点点头,土裂汗大神虚弱的声音响起来:“风,你还好吗?”

我苦笑:“好?怎么能好得了?你想想,本来预计活一百年的地球人,因为‘大七数’的飞来横祸,非得要他在二十多年的时候结束生命,他能好得了吗?”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14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