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7耶兰失踪

“风哥哥,我会尽快,大概一周之内,最多不超过十天,就可以飞抵北海道。其实,我能分得清孰重孰轻,但我觉得在毁诺坑的发现,会跟北海道的事有所关联——这是件很奇妙的发现,看完图片你大概就明白了……”

直到通话快结束时,我才抓住机会,用故作平淡的口吻问:“你还好吗?好好保重身体!”

耳朵里同时接收着来自苏伦的声音、关宝铃的歌声,这真的是一种极度残酷的折磨。

苏伦沉默了十几秒钟,才若无其事地笑了几声,柔声回答:“我很好,不必担心。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我没忘记她是江湖一流高手冠南五郎大师的关门弟子,枪法、武功、智慧,都不在我之下,当然能照顾得了自己。

结束了与苏伦的通话后,萧可冷又讲了一件似乎是“无关紧要”的事:“风先生,刚刚发生的一件国际大事——朝鲜派驻联合国方面的特使,昨天召开记者招待会,毫不避讳地说明本国已经有了制造核武器的能力,并且申明要在二零零六年初开始进行‘核爆’试验。此举引发了东亚、东北亚地区各国的极大震惊。”

我笑了:“国际形势瞬息万变,朝鲜这弹丸小国也想跳出来兴风作浪吗?”

朝鲜是整个亚洲最穷困落后的国家之一,这样的小国都能自己进行“核爆”试验,或许几年之后,南亚任何一个芝麻大的小国都能拥有自己的核武器了。到那个时候,地球绝对就变成了一个随时都能引爆的炸弹,危险之极。

“我想说的,并非国际舆论问题,而是——‘赤焰’目前已经出动了十人小分队,进入了日本列岛。据神枪会的线人消息,这个小分队采取‘化整为零、重新集结’的作战程序,目标直指北海道枫割寺。”

萧可冷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短发,眉头皱得紧紧的,显出一副殚精竭虑、努力思考的样子。

“赤焰”是朝鲜特种部队的代称,他们的行动速度和方式,就像夜空中绽放的焰火一样倏忽来去,往往在敌人还没有摸清他们真实动向之前,已经功成而返。这支精英部队完全是在美国海豹突击队的特级教官指导下训练而成,尤其擅长近水作战。

我尽量让自己昏昏沉沉的头保持清醒,用力站起来,想到楼下去洗个脸。

“核爆”与朝鲜特种部队东进,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不太相干的事,而且国家政治方面的东西,我并不热衷,那是政客们拼凑、拼斗的高级玩具,与我无关。

“风先生,我也不关心政治,只是想提醒您,全球范围内,并不是只有三家两家关心‘日神之怒’的下落。保守估计,至少有十家以上的势力准备插手此事,并且派遣了国家部队里的绝对精英人马,虎视眈眈进驻北海道。我们虽不想生事,别人却不这么认为,只要挡人家的道,势必会遭到毫不客气的清除——我的意思,说得已经很明白了吧?”

我当然明白,只是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糟。再者,这是日本人的地盘,如果发生小范围的世界大战,自然有日本警察出来弹压解决,何需我们操心?

对于萧可冷的未雨绸缪,我不便发表什么看法,缓缓下了楼梯,边走边伸懒腰。这种疲惫状态可不太妙,我希望能在午餐前小睡一下,补充补充体力才对。

关宝铃与王江南像两只比翼蝴蝶一样,自然而然地闯入了我的视线。她在台阶上站着,双手拢在袖子里,婷婷玉立,姿势优美。记得她曾打电话要自己的司机过来接自己的,到现在,司机没来,她大有在寻福园持续住下去的趋势。

我匆匆洗完手出来,门外传来了汽车喇叭声,接着有两个满满地抱着火红色玫瑰花的年轻人走进了庄园大门。

萧可冷站在楼梯前,蹙着眉感叹:“天哪!十三哥彻底……彻底陷进去了……”

毋庸置疑,这些花是王江南命人送来取悦关宝铃的。年轻女孩子最爱的东西只有两样,玫瑰花与钻石,相信这两样对于王江南来说,都一点都不成问题。

那么多花,应该是符合三百三十三支的“三生有幸”之意,几分钟内便摆满了整个客厅。王江南倒是会选地方,简直把寻福园当成了自己的秀场一样。

客厅里弥漫着玫瑰花带着朝露的甜香,几乎令人迷醉。我敢打赌,天下所有的女孩子接到男人送花时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关宝铃款款起身,脸上刹那间绽放出甜美到极点的灿烂笑容,当她的长睫毛动人地扇动时,让我忍不住有一拳打掉王江南满嘴牙齿的冲动。

“我是不是也有点不能自拔了?”我低头向楼上走,目光无意中与萧可冷相遇。

“风先生您看,有了玫瑰花的点缀,别墅里忽然间就变得生机勃勃了对不对?”她的唇角带着略带揶揄的笑,双手插在裤袋里。

“对,生机勃勃,不过我希望有的人别乐极生悲才好!”我只是无意中随口说说而已,并非有感而发,但萧可冷的双手却在瞬间握紧了裤袋里的手枪,浑身也迅速紧绷,像是黑夜中狩猎的灵猫。

危机无处不在,她的神经亦是高度紧张,特别是告诉过我“赤焰”部队有所行动之后,一直都在忧心忡忡。

“小萧,不必紧张,相信苏伦很快就飞到北海道来与我们会合——”我相信苏伦,胜过相信萧可冷十倍,但这句并无深意的话,显然刺痛了她:“哦?风先生对我的处事应变能力不信任?难怪,苏伦姐是冠南五郎大师的高足,一入江湖,八方人物都得给些面子,而我只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只能做别人的马前卒与垫脚石……”

她擦过我身边,向大门外走去,不自觉地高昂起头,一副受伤非浅的样子。

我苦笑着跺跺脚,给关宝铃不住扑扇的长睫毛弄得心都乱了,说话不假思索,这次明显是扫了萧可冷的面子。

“王先生,玫瑰花虽好,怎么比得上日本最负胜名的樱花?希望明年北海道樱花烂漫之时,我们还能有机会一同赏花品酒……”关宝铃燕语莺声地说着,弯腰在一丛玫瑰花前深深地呼吸,接着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长叹。

我继续上楼,只想捂住耳朵、蒙起眼睛把那些剩余和画面挡在身体外面。

笔记本电脑仍旧开着,苏伦的图片还没有传过来。

玫瑰花的香气无影无形地浸润到二楼来,仿佛躲在哪里都逃避不了王江南对关宝铃的示爱片断。我起身进了书房,猛的关门,随着“砰”的一声,世界清静了,我的呼吸系统终于得到了暂时的解脱。

这个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陈旧的书香,让我的心情能迅速平静下来。

“大哥在找什么?他最后找到了吗?”我沿着书架间的通道徘徊时,不由自主地仰面看着那两根交叉的横梁。横梁是不会告诉我什么的,但我相信既然那个地方曾经挂过罗盘,就肯定会留下一些细微的痕迹,哪怕只是一个钉眼、一个穿孔……

我屈膝一弹,双手在侧面书架的搁板上稍稍接力,已经跃起了两米多高,身子轻轻贴在横梁正下方的书架顶上,头发几乎挨到了房顶。

横梁的木质细密古老,是整根取材于百年以上的杉树,如果没有这层漆膜的致密覆盖,一定能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原木香味。

我伸出指甲在漆膜上轻轻一掐,判断出涂漆的时间大致在一年左右,已经没有新漆的味道与观感。仔仔细细地观察过横梁交叉点上的各个平面、立面之后,我还是失望了。因为在涂漆之前,工匠们似乎把屋梁薄薄地刨过了一层,那是旧梁复新最常用的手法,所以,任何早先的痕迹都被消弥殆尽了。

“那么大的罗盘,非常少见——可惜手术刀去世得太早、太仓促……什么话都没留下……”

我悻悻然落地,再想想手术刀在这间书房里数次搜索都没发现什么,何况我才来了几天时间?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距离午饭时间越来越近了。我希望走出书房时,会看到王江南踌躇满志地带耶兰上来见我。此时我的心情极为矛盾,既希望能看到耶兰,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救醒藤迦——又不希望王江南成功,在关宝铃面前显示他的江湖英雄魅力。

我的手指在书架上缓缓划过,想随便找本书来打发这段难熬的时间,反正上午是无法放心入睡了。

当手指落在一本俄文版的书脊上时,我的心一下子狂跳起来,因为这是我读过的为数不多的俄语书中的一本——一九六九年版本的《诸世纪》。

自从拿到大哥的日记本之后,我对全球出版范围内的《诸世纪》译本已经全部读过,特别是对“一九九九恐怖大王”与“大七数”两节,可以用任何语言流利背诵。俄文版的《诸世纪》存在两个版本,即前苏联解体前和解体后的两版,全部是由俄罗斯国立出版机构编译、印刷、发行的。

现在拿在手里的,即是老版的《诸世纪》,当然,我相信两版图书内容肯定相同——我之所以激动,是一下子开拓出了这样的思路:“既然大哥笔记本里记录着那两段话,可见对《诸世纪》的书经过复杂深入的研究。要想找到他,必须先要遵循他失踪前的思路去思考问题,一定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

我兴奋地伸脚在书架上狠狠一踢:“终于……在浩瀚书海里找到解决问题的主线了……清理书房的关键,是把所有跟《诸世纪》有关联的资料找出来……”

迅速把书架浏览了一遍,大约找到了二十五种不同译本的《诸世纪》,还有二百二十多本全球科学家、神学家、灵异学家甚至著名灵媒人物对《诸世纪》的解读论集。接下来,应该让萧可冷找些可靠的人,把这些书全部下架,搬到外面的客厅里,逐行逐字搜索,看看能有什么发现。

当然,这个“可靠的人”是不包括王江南的人马在内的,我可不希望他又能碰巧找到什么,进一步向关宝铃炫耀。

我停下脚步,扼腕长叹:“我莫非也给关宝铃的美丽魔法给靥住了?怎么一举一动都会联想到她?”正如“良医不能自治”一样,我虽然自负是个解读思想的高手,此刻却没办法剖析自己对关宝铃产生的情感是“爱”还是“厌”。

腕表指向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我出了书房,不过既没有苏伦的图片,也没有王江南报功的喜讯。楼下安安静静,空气里仍然弥漫着玫瑰花的香气。

下了楼梯之后,我才发现,大家都在门外。

王江南双手里各握着一只电话,气咻咻地来回踱步,一直发出“噔噔噔”的巨大动静,早就失去了儒雅镇定的江湖大侠风范。或许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侠,一切不过是在关宝铃面前装出来的——看他这种样子,我心里顿时掠过一阵轻松爽快。

他身边五米之外,“火象三英”皱着眉并排站着,脸上再也没有嬉皮笑脸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王江南在吼叫,双手高举,像是得不到香蕉而狂躁暴喝的大猩猩。

萧可冷本来是陪着关宝铃坐在水亭里的,此时迅速走回客厅里,表情严肃:“风先生,被派去迎接耶兰的人马突然失踪了——”

她看看腕表,接着报出了准确数字:“他们失踪了二十分钟,之前报告说已经顺利地从机场接到耶兰,然后沿高速公路一直向北,预计十一点三十分左右返回别墅,结果起了变化。十三哥已经再次派人出去接应寻找,不过……不过希望不大,因为四名高手的随身电话与车载卫星电话都无法接通。除非是他们同时死了,否则至少……”

她的手又插回口袋里,一刻不停地握着枪柄。

没有人喜欢突发事件,但人生却根本无法避免意外的发生——我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尽可能地放松:“别紧张,小萧,只是意外,王先生会处理的。”

我承认自己有点幸灾乐祸,但更多的却是懊恼:“耶兰那么重要,何必假手于神枪会?若是自己到东京去把耶兰赎出来,不就万事大吉了?甚至当场跟他交谈,得到救醒藤迦的秘密……”

到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真正该沮丧恼怒的是我,而不是局外人王江南。

电话铃声响了,王江南把两只电话同时靠近耳边,只听了几句便猛然暴喝:“什么?没有消息、没有车祸、没有消失记录——什么都没有?那他们去哪里了?告诉我他们在哪里、在哪里……”

他的情绪已经坏到极点,蓦的挥手,两只电话同时摔在台阶上,发出砰然巨响,碎成无数细小的塑胶零件。

萧可冷皱皱眉,不安地苦笑:“十三哥就是这样,你看他的手……”

不必她提示,我也看到了王江南的手。他把白色西装跟手套全部脱下来,狠狠地砸在台阶上——他的左手在阳光下赫然发出冷森森的光芒,竟然是一只不锈钢的假手。假手制造得绝对完美灵活,接在他的左腕上,戴上手套时,从外表根本看不出真相。

一瞬间,我既愕然又好笑,脸上的表情肯定古怪到了极点,让萧可冷一连七八声长叹:“十三哥脾气暴怒、凶悍好斗成性,那只手就是在跟山口组争抢地盘时失去的。”

我拚命运气吐纳,把憋在喉咙里的即将发出的怪笑咽下去,笑话一个残疾人是极不人道的行为,但我怀疑就算王江南把整个荷兰市场十年的玫瑰花总量全部买下来,也未必能赢得美人芳心了。

两天来的郁闷陡然全部消失,我觉得门外的阳光也突然明媚敞亮了许多,但是一想到耶兰的消失,心里还是压上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耶兰打过来的电话被人监听……”

对他说的“大秘密”,我尚且在半信半疑之间,遑论其他不明就里的江湖高手了。至少我在我价值观判断里,根本不可能相信一个来自埃及的无名小辈手里会有价值两千万的“大秘密”。

没有经过埃及沙漠里那场变故的人,是不知道藤迦的苏醒有多重要的。王江南虽然觉得丢了面子,但他没有任何另外的损失,而我此刻心里的懊悔根本无法用言辞来描述——

经过了这样的事,我对神枪会办事能力的信任度几乎下降为零。

“风先生,先不要着急,相信十三哥一定会给出解释。”萧可冷是局外人,所以始终能冷静对待。

外面阳光灿烂,照耀着焦头烂额的王江南,让我心里不断地有快感与郁闷交织着。从札幌到寻福园的高速公路那么长,交叉点那么多,真正要追查耶兰失踪的原因,并不是件简单的小事,否则王江南也不会如此发火。

我撤身要上楼去,无奈地对萧可冷摇着头:“小萧,神枪会的人并不是万能的对不对?我会再联络苏伦,看她能否派几个得力的高手过来——”

手术刀的旧部里有近百名江湖高手,分布在全球各个国家,相信只要苏伦一声令下,这群人必定能一呼百应而来。

萧可冷皱着眉苦笑:“只是意外事件而已!”

她很想解释什么,但火象三英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注意注意,一辆银色跑车出现,直向寻福园别墅而来……”

这是王江南安排在别墅最高处的观察哨发出的警告,他们用八十倍的军用望远镜一分钟不停地监视着门外的情况。

接着,每个人都听到了跑车发电机和排气管发出的肆无忌惮的吼叫声,一辆崭新的丰田双座跑车陡然在大门外的公路尽头出现了,时速至少在二百公里以上。大概在十五秒之内便冲进了别墅大门,根本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直扑这边的台阶。

神枪会的人手从各个角落里扑出来,立足未稳,那辆车已经“嘎——吱”一声急促刹车,前轮划了个潇洒的右转弧线,已然停住,距离台阶十五步左右。

我站在楼梯的第三级上,视线恰好能居高临下望着跑车。

这是丰田二零零五年的最新款式,银色车身搭配银色电镀管件,内部安装的是职业赛车发动机,功率强劲得让所有的普通汽车望尘莫及。单看车尾露出的四只造型雄壮的电镀排气筒便可以想像驾驶这辆车子把油门踩到底时的疯狂爽快。

“啪”,车门弹开,人没出现,一股强大的杀气直接澎湃飞扬地扑面而来。我在客厅内,跟车子的直线距离至少超过二十五米,但杀气袭来的时候,立刻感到刀风割面,遍体生凉。

“好重的杀气——”我喃喃自语,情不自禁地抓紧了身边的楼梯。外面有神枪会的人在,至少能抵挡一阵。

萧可冷一阵茫然:“什么杀气?什么?”

有些东西,只有极度敏感的人才会感知,比如我甚至闻见风里送来的淡淡的血腥气。

一只雪白的、染着红趾甲的脚踏着木屐慢慢伸出车厢,脚很小,骨肉细嫩,是标准的女孩子的脚,在这么冷的天里,甚至连一双常见的白棉布袜都没穿。接着,是雪白长袍的一角,驾车的人身子迎风一晃,已经完全展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双手平托着一只火红色的盒子,上面用墨黑的丝带打着精致的蝴蝶结。

王江南的假手突然“喀啦”一声响,是子弹上膛的动静。

我能想像得出,打造如此精美的假手,肯定不会只是为了造型美观,那应该是一柄造型古怪的微型冲锋枪才对。

草丛里掠出的四个年轻人骤然前冲,他们最能领会王江南的行动信号,但却死得最快。刀光一闪,四个人的脖颈里同时溅起四道血泉,刹那间将林荫道边的枯草染得血红一片,身子也倒飞出去,甚至连惨叫都根本没时间发出。

这个人的腰带上悬着五柄长刀,全部都是黑色的刀鞘、火红色的刀柄。刀很长,几乎垂到她雪白色和服的脚踝位置,刚刚出刀杀人的动作,快到了“迅雷不及掩耳”的地步,让王江南连挥手射击的思想准备都没有。

纯白色的和服上,杂乱无章地堆叠印染着无数火红色的樱花图案,稀疏处如血花,浓密处则像一团一团水淋淋的鲜血。她的头发很长,乌黑一片,柔顺地披垂着直到胸前。

她向前跨了一步,把手里的盒子托得更高一些,仰面看着王江南。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13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