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7特异功能大师张百森

萧可冷突然伸手,在我眼前摊开掌心,露出一枚黑银戒指,急促而懊恼地喘息着:“风先生,我……在她身上发现了这个!你看这是什么?是什么……”

这的确是一枚如假包换的黑银戒指,也就是危地马拉黑巫术的标志性饰物。身怀这种饰物的,就算不是黑巫术部族里的巫女,也得是身份极为特殊的族人,否则,根本没有得到它的机会,就算勉强偷来,也会遭受巫术的诅咒而死。

我一下子愣住了:“在她身上发现的?真的?”

戒指在阳光下闪着诡异的光芒,上面嵌着的黄色琥珀石不断地反射着无比澄澈的光彩,让我觉得略微有些眼熟。当我把戒指捏在指尖上,看到琥珀石里嵌着的微型啄木鸟的时候,突然明白过来:“飞机上的瑞茜卡……瑞茜卡也戴着这种戒指,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戒指……怎么回事?难道世界上存在着两只一模一样的黑银戒指?”

这些纯手工制做的东西,根本不存在完全相同的时候,并且要寻找嵌着相同图案的琥珀石,十几年里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对。

萧可冷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她……是身怀‘黑巫术’的妖人……对不对?”

像她这么坚强勇敢的女孩子,竟然在正午的阳光下,害怕如斯,足见“黑巫术”在她心里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无形压力。

传说中,被“黑巫术”所左右的人,生不如死、痛苦难当,并且会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诡异举动,比如生食腐肉、午夜梦游、狗血涂脸、鬼哭狼嚎……等等等等。

“她……她说过的关于……海底宫殿的话……不就是午夜梦游……”萧可冷几乎站不住了,伸手扶住旁边的白桦树干。短发下面,她的额头上满是晶莹的冷汗,幸好现在是白天,而且有王江南的人马在此壮胆,否则这么大的庄园,真的到处都是鬼气森森。

对关宝铃说过的话,我一直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因为我也数次听到了水泡声。如果水泡声真实存在,关宝铃经历的,当然也有可能真实存在。

我把戒指托在掌心里,看阳光在琥珀石的各个棱面上反射着晶莹剔透的闪光,觉得它很可能就是瑞茜卡戴着的那一枚:“可是,它怎么会从瑞茜卡手上到了关宝铃身上?”

萧可冷极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风先生,别怪我对关小姐无礼,我只是顺手碰到了她的衣袋,才找到了这个……”

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是,萧可冷对关宝铃产生了怀疑,便进行了极为隐秘的贴身搜索,偷到了戒指。苏伦、萧可冷这伙人的身份,介乎于正当市民与黑道人物之间,偶尔采取些非常手段,对她们而言,根本是寻常小事,毫无“犯法、侵权”的概念。

戒指沉甸甸的,那只微缩的啄木鸟形神毕肖,连最细微处的指爪都保存得完完整整,毫无缺失,真不知道“黑巫术”教派的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竟然能把一只硕大的啄木鸟变化为比花生米更小的微缩景观?

引擎轰鸣声响在门外,安子架着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自达旅行车开到了门口,向我挥手打招呼,神采飞扬。

萧可冷愣了愣,低声嘟囔着:“咦?这小姑娘干吗?春心萌动了?”她向我瞟了一眼,满脸都是似笑非笑的鬼鬼祟祟的表情。

我故作不知,但安子才换的另一套崭新的火红色运动装已经毫不客气地填满了我的视线。这是她第三次换装了,一次比一次热烈,仿佛是故意要引起我的注意。

我跟萧可冷小步向大门口走过去,并且把那枚戒指谨慎地用手帕包起来,放进衣袋里。记得瑞茜卡说过要去枫割寺的,如果在那里可以碰巧遇到她,顺便询问一下关于戒指的事情。

走到安子的车边,萧可冷又忐忑不安地叮嘱:“风先生,我已经电话联络枫割寺那边的对外接待人员,您可以尽情参观,但有一点,千万在晚饭前回来,不可以留宿在寺里,知道吗?因为——”

我扬扬眉毛笑着:“因为‘獠牙魔’?你相信那东西真的存在?”

安子附和着笑起来,半长的黑发在肩头跳跃着,予人以“心情大好、眉飞色舞”的感觉。

萧可冷微微有些恼怒,瞪了安子一眼:“笑什么?陪风先生过去,如果有一丝差池,小心你的……”她后退了一步,双手插在裤袋里,斜着眼睛看我,似乎是在怪我“不识好歹”。

“遵命!”安子大声答应着,脸上笑意不绝,踩下油门,车子急冲向前。

车子是向南面三岔口方向疾驰而去的,从车内的后视镜里,我看到萧可冷一直站在大门口,凝视着车子离开的方向。同时,关宝铃也从别墅的大厅里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台阶上向这边眺望着,一个小小的镜面里,同时映着她们两个的身影,让我心里猛然一动……

我并不是一个太擅于跟女孩子打交道的“好色男”,特别是目前的状况下,全部心思几乎都在追查大哥杨天下落这件事上,根本顾不得领会女孩子们隐秘的情感——只有关宝铃例外。以前在流光溢彩的电视屏幕上远远看着她,她是万人空巷的明星,与众不同、光华闪烁;现在近距离接触,虽然只有短短三天,她身体里与生俱来的柔弱无助就已经非常深刻地打动了我……

“风先生——”安子扭动了一下后视镜,萧可冷与关宝铃都不见了,镜面上只反映着安子亮晶晶的眼睛。她精心妆扮过,眼睫毛乌黑上翘,每一扑扇都像日本广告片里的青春美少女般靓丽妩媚。

她从后视镜里盯着我,眉眼弯弯地笑着:“枫割寺是北海道最有名的旅游胜地,我非常荣幸可以做您的私人导游,如果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吩咐我,我会尽心尽力让您有宾至如归之感。”

虽然是日本人,但她的中文说得非常流利,想必是经萧可冷天天调教的结果。

我“唔”了一声,冷淡地点点头。

如果说自己可能对日本女孩子感兴趣的话,藤迦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但“感兴趣”三个字也仅限于她身上蕴藏着的巨大秘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暧昧想法。

安子得寸进尺地转过头来,大胆而热烈地忽闪着大眼睛:“风先生,希望我能让您觉得北海道之行愉悦浪漫——本地的温泉汤浴是整个日本最有名的,或许我们可以……”此时车子在疾驰中,她的驾驶技术很好,竟然能够不看路面,仅凭感觉把握方向。

这种露骨的表白让我起了淡淡的反感,我扭过脸,向右面的荒野望着,根本不打算跟安子深谈。

日本的温泉以“男女混浴”全球闻名,对于这种“高级享受”我暂时还没什么兴趣,而且我跟安子之间不过只有寥寥几天的断续接触,我不以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会产生什么真正的感情。刚刚想正色拒绝她的纠缠,陡然间,前面三岔路口上转出一辆乳白色的丰田中巴车,速度也是快到了极点。

中巴车是从东面拐弯过来的,车轮摩擦地面的刺耳尖啸与急促刹车声响成一片——安子的反应不算不灵敏,几乎是第一时间踩刹车、向左扭方向盘,但两车相互看到对方时,距离已经仅剩不足十米,再灵敏的刹车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距离令车子停止。

眼看一场惨烈的车祸就要发生——

对面车上驾驶员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双拳自侧窗里伸出来,呼地凌空向我们的车子击出。

第一眼看到中年人的相貌,我心里迅速弹起了一个人的名字:“张百森!”一个在大陆民众心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特殊人物。

安子突然“呀”的一声尖叫,双手上扬松开方向盘,接着我也发现这辆马自达旅行车正在急促后退,仿佛有十几个彪形大汉同时发力,将车子向后推一样。几秒钟时间,车子倒退了七八米的样子,对面那中巴车也尖锐地急踩刹车停了下来。

此时安子的手仍旧高举着,像是“投降”的姿势。

对面车上的张百森缓缓吸气,双拳回收于腰间,灰白的头发根根倒竖,怪异地指向天空。这一招,并不是他赖以成名的特异功能,而是货真价实的“隔山打牛”的中国硬气功,正是凭借着凌空发出的拳劲,硬生生地逼退了安子驾驶的这辆旅行车。

中巴车的日本司机开门跳下来,惊骇地低头看着地面上两辆车留下的焦黑色刹车痕迹,万分震撼地抬头看着张百森,双掌合在胸前,不住地弯腰谟拜。

张百森的武功和异能并不仅限于此,只是一秒钟时间内能做出这么快的应急反应,而后聚气出拳,解救这场灾祸——这已经超出了一般特异功能大师的能力界限,从这件小事上推而广之,他能受到全中国民众的崇敬也就不足为奇了。

隔着茶色的挡风玻璃,我看到他那些尖刺一样的头发慢慢倒伏下来,仍旧恢复成潇洒的分头发式,目光极慢地在旅行车上扫了两眼,皱了皱眉。他有一张标准的国字型方脸,大眼炯炯有神,精光熠熠。高鼻梁,元宝嘴形,脸色红润,整个突发事件中虽然自始至终没有开口,却自然而然带着凛凛正气。

安子已经完全惊呆了,等到对面的中巴车重新发动,与旅行车擦身而过之后,才用力拍打着胸口,做出“花容失色、心惊胆寒”的样子。

我长吁了一口气,也是惊魂稍定。方才如果真的发生车祸,自己虽然可以在两车相撞的瞬间,打开车门逃逸出去,但却没办法救安子的性命。这次,真的要多谢张百森了。

“那是……中国的特异功能大师……张百森先生啊……他要去寻福园吗?”安子扭身,满怀敬仰地看着中巴车的影子。

这条路的尽头,唯一能够通向的目标,就是寻福园,也可以说,这条路是寻福园的私家路。

对于张百森访问寻福园的来意,我很感兴趣,但现在寻福园里驻扎了王江南的神枪会人马,对方又正好趾高气扬、风头正劲,我可不想硬往里掺和。或许,张百森到这里来,是要跟王江南接洽什么要事呢?

我挥挥手,命安子开车。

地面上数道焦黑色的刹车痕迹触目惊心,其中最深的一道,已经把沥青路面划出了一道三十厘米宽、三厘米深的沟槽,一直拖拉了四五米远。我知道,这是中巴车的车轮留下的,张百森要出拳发力,必须得沉腰坐马,力贯脚下,直接分散到四个轮胎上。如此看来,他的“隔山打牛”功力,还没有练到至高至纯的境界了?江湖上,曾经有位大陆西南的高手将这种拳劲霸道之极的功夫,练到可以悬空发力的境界,手术刀就亲眼见过。

安子的态度已经收敛了许多,不再多话,嘟着嘴,脸色阴沉,只管开车。

从三岔口右转,前进三公里后,两边的灌木丛渐渐浓密起来,看来是每天都有人专门管理。眼前不断地有高高的路标闪过,用英、法、中、日四国语言写着“神头镇”这个名称。

很快,路右侧的一幢黑色三层建筑映入眼帘,那幢房子面向西南,向海背山而立,全部是用黑色的岩石建造而成,通体被干枯了的日本爬山虎遮盖住,显得无比破败颓废。

房子前面,用同样漆成黑色的尖刺竹篱笆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空场,地面也是用黑色石板铺砌成的。远远看上去,神头镇的整个造型像是一只蹲伏的巨大黑色蝙蝠。

我的神经被猛然触动了,因为按照日本乃至亚洲的民居建筑习俗,很少有人故意住在黑色的房子里,这是最不吉利的居住方式。

再有,院子的地面再做成黑色,配合以向天的黑色尖刺,合起来是个“黑煞阵”的阴宅布局,可谓古怪到了极点。

按照阴阳宅典籍上的解释,活人居住在阴宅格局的房子里,必定夭寿,而且子子孙孙无穷无尽,都要受到阴宅的扼杀,男命不过四十,女命不过三十,运气坏到极点。

车子行驶到神头镇前面,我拍了拍安子的座位:“稍停一下。”

车子向前滑行了十几米,直到驶过了黑色房子正对的范围,才慢慢停在路边。

安子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肩膀:“风先生,为何一定要停在这里,要知道这里很怪异,总是出现些恐怖事件……”

她向神头镇的黑房子紧张地望了两眼,仿佛那房子里随时都会冲出某些恐怖的怪兽来。

我的手已经按在车门的把手上,正想下车去看看,蓦的发现那幢房子顶上还飘扬着一杆三米高的黑色旗帜,上面绣着一大团腾腾跳跃的红色火焰,随着海风一阵阵噗啦啦翻卷着。旗杆竖立的角度非常巧妙,黑色的旗帜嵌在浓黑的背景里面,正对房子时根本觉察不到。

“黑煞阵”加“水火旗”,这种格局的陈设就有些微妙了,它的用意在于“克人克己、两败俱亡”,是一个歹毒的杀人布局,巨大的杀伤力会把与它正对居住的人家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但是,最怪诞的一点,神头镇正对的,是荒野过后的一望无际的大海。

大海里自然没有人居住,并且这边又不是什么深水港口,也不可能有大船停靠。所以,不管当初建造神头镇的设计师有多歹毒,总是在枉费心思,无的放矢。

房子的坐落角度并非正东正西,而是有一个向西南的三十度偏角,毫无疑问,当初建造房子时,设计师花了非常多的心思,而且每一个特异之处的存在,都有其微妙之极的含义。

日本的风水学百分之百来源于中国的大陆、香港两地,几乎是照本宣科地挪用的。可惜,我对风水学的认识还不够登峰造极,无法彻底地破解这个布局的诡异之处。

枫割寺的围墙已经遥遥在望,那座巍峨的宝塔更是以一种召唤之姿,向我发出无比的诱惑力。

在神头镇旁只作了五分钟停留之后,安子重新发动了汽车,一路向前上了蜿蜒的盘山公路,并且告诉我:“十五分钟后,将会到达寺门前,寺里专管接待的僧人兵见负责全程陪同参观。”

不一会儿,诡异的神头镇已经被抛在身后。

上次来枫割寺,自己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背包客,对手术刀在本地的势力圈毫无惊动,只是简简单单的观光旅游而已,似乎并没注意到神头镇的诡异。

我在脑子里仔细勾勒着那幢大房子的外观,三层结构,一共存在五十五个门窗,从上到下,全部漆黑一片,像是一块生着无数大小眼睛的怪石。

这样的鬼地方,能够成为前来北海道游人的必停之地,也真是够古怪的。由此可见,世人大多数都是愚昧无知的,只顾在神头镇享受海龟美味,却不知道自己涉足的是至凶至险的境地。

我扭头向后看,在车子的后窗玻璃里,一团漆黑的神头镇渐渐变得模糊了,但它那种“黑煞阵、水火旗”的居心叵测的歹毒布局仍是深刻铭记在我心里。

“手术刀为什么要收购这里?如果收购进来不能为己用,何必花大价钱买这块累赘?除非……除非是为了保护游客,收购进来然后全部毁掉,破除了这个杀局,以保证进入枫割寺的游人平平安安。不过,这样造福于民的‘好事’应该由日本政府来做才对,根本不是手术刀的行事作风啊?”

沉默中的安子忽然有些扭捏地笑着开口:“风先生,刚才的事……请您……不要对萧小姐说好不好?”

她在后视镜里盯着我,又是一声长叹:“我说的,不是……不是险些发生车祸的事……而是……”脸色一片潮红,清晰地浮现出失望之极的表情。

我简短地颔首回应着:“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们什么都没交谈过,OK?”自己不喜欢日本女孩子,但却不能阻止日本女孩子喜欢自己。

安子舒了一口气,变得轻松了许多:“谢谢、谢谢您。”

车子里的空气有些沉闷,我把车窗开了一条缝,让北海道的山风混合着海风灌进来,发出刺耳的尖啸声。视线里,亡灵之塔越来越近,那些白色的飞檐和尖顶带着某种不知名的神秘感,一次次刺激着我的好奇的神经。

大概在盘山公路上回旋了十四次左右,前进路线指向东北,并且道路变成了一条宽阔的石板大道,尽头则是日式水墨风格的重檐歇山顶门,两侧飞檐高挑。

车子一直行驶到枫割寺门口,有个三十多岁的日本僧人微笑着走下青石台阶,向我合掌点头:“是风先生吧?小僧兵见恭候多时了。”

我并不奇怪他满口的流利中文,毕竟枫割寺是个国际知名的旅游景点,来此地观光的华人不在少数,所以寺院里肯定有精通华语的接待人员。

兵见的体格偏于清瘦,但脚下非常沉稳,一看就知道有极深的武学根基。他的脸上无时无刻不带着淡淡的微笑,谦和儒雅,如果再戴上一副近视眼镜,马上会变成一个饱读诗书的学院教授之类的人物。

安子一个人留在车里,兵见带着我走进山门。

此时,太阳已经渐渐西斜,天色逐渐黯淡下来。

故地重游,这次进入枫割寺山门时的心情大不一样,所以一进入门后的巨大四方天井,心里立刻充塞了一种沉重的压抑感。天井正中,有一个足有四米见方的水池,荡漾的碧波一直满溢到池边来,随着人的脚步声掀起一阵细碎的波浪。

这就是枫割寺里名声不亚于“亡灵之塔”的“通灵之井”,很多日本人沐浴斋戒,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在“通灵之井”前解读自己的心事。

兵见脚下穿的是软牛皮底的灰色僧鞋,走起路来轻巧无声,所以石板地面上,只有我的皮鞋发出的咯咯声。

向前走了十五步后,我已经立在池边竖立的石碑面前。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11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