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4甲贺忍者

“你要邀请来做援手的,是不是‘孤狼’萧石?”

从苏伦那里得到的资料显示,萧可冷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是日本黑道上非常有名的独行杀手,外号叫做“孤狼”。不过,萧石这样的人物从来都是行踪飘忽不定的,怎么肯卷入我们这种性质的战斗里?他是杀手,可不是保镖。

萧可冷寂寞地笑了笑:“他?就算他想来,咱们都不一定敢用。今年的七月份,他在大阪机场,数百名日本警察众目睽睽之下刺杀了来访的尼泊尔外交大臣。这件事惊动了国际刑警总部的高官们,早就签下了红色通缉令,悬赏八十万美金寻找他的线索。他来了,麻烦也就跟着来了——”

她说的这个案子,我也从报纸上了解到了。被杀的外交大臣,是尼泊尔总统最宠爱的侄子。侄子被杀,尼泊尔总统气得几乎发疯,当天就批准尼泊尔军方组建了一支六十人的战警突击队,直接开赴日本,参与搜索凶手的大规模警方行动。

萧可冷说得没错,像萧石这种麻烦缠身的人物,还是别招惹的好。

“我想邀请的力量,其实风先生也认识——王江南,隶属于神枪会日本分部的王江南。”

我轻轻点了点头,王江南在神枪会当家人孙龙手下“十三鹰”里的一员,排名十三,所以在江湖上又被成为“王十三”。

“他会来吗?”我表示担心。

神枪会的势力进入日本不过才五年,而逐渐站稳脚跟都不到两年,所以我会担心,王江南等人会惧怕山口组在本地的强悍势力,不肯惹火烧身。我们要防范的主要对象,不是“黑夜天使”,而是与渡边城有关系的山口组。

“会。”萧可冷很肯定地回答。

关宝铃偷偷打了个哈欠,但随即不好意思地起身去倒水,做为掩饰。

从地球物理意义上说,她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休息过了。不管在另类空间里的时间是如何计算的,起码她在九日、十日两天都没挨过床,应该已经疲惫不堪。

倒完水回来,萧可冷善解人意地向关宝铃笑着:“关小姐,这些江湖上的乱七八糟的事,你肯定不感兴趣,不如先在沙发上睡一会儿,有什么事我们再叫醒你。”

关宝铃实在支持不住了,顺水推舟地接受了萧可冷的建议,倒在长沙发上,盖上那张毛毯,三分钟不到便进入了梦乡。

她不是江湖人,当然听不懂我跟萧可冷满嘴行话、典故、轶闻的江湖话题。

看到关宝铃睡熟了,萧可冷的神情突然一变,压低了声音:“风先生,对于关小姐的诡谲际遇,你是不是全盘相信了?”

所有的谈话记录都在笔记本上,不管信不信,都在那里白纸黑字地摆着。

我翻到那一页上,越看后面的情节越觉得匪夷所思:“人不是鱼,不可能在水下环境里顺畅呼吸,除非……除非是变成日本神话里的鲛人,也就是中国渔民常说的“美人鱼”。那么,门户正中的圆柱是什么?是某国的神秘武器?亦或是刚刚研发成功的宇宙航行装置?”

萧可冷沉着脸,凝视着毛毯下熟睡的关宝铃,皱起眉:“楼上书房最北面起第三个书架第三排第六本书,日文版,书名为《溟海趾》,是一本专门记录日本渔民海上奇遇的野史轶闻笔记小说,类似于中国的《聊斋志异》这本书。书的第四十四页上记录着一个渔民海上航行,误入某个礁石环绕的孤岛。他看到的,跟关小姐叙述的大同小异,只不过,那渔民是被真的海浪给冲出来的,而关小姐是被虚拟的空气浪头给推回来的……”

“风先生,您说,这代表了什么意思?”她扭头冷笑着看着我,短发闪闪发亮,并且她一直都在用力交叉扳着自己的手指,发出“喀吧喀吧”的轻响。

我无声地笑了笑:“什么意思?你怀疑关小姐撒谎?”

萧可冷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对,她在撒谎,而且是有目的的撒谎——她的目的,是要骗取你的信任,触动恻隐之心,然后把别墅转手给她,好让她救大亨。当然,这么复杂的计划,不可能是她这种局外人凭空造出来的,背后肯定有人在大力支持主使,会是……会是枫割寺的人吗?或者是‘神头镇’方面的势力?”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神头镇”的名字,第一次是在九尾的叙述里。

从北海道旅游风物志上能够了解到,“神头镇”指的是进入枫割寺的必经之路上的一座假日酒店。

这个名字有两重意思——第一,酒店拥有的海域内有全日本独一无二的五彩云母龟,并且申请过政府法令,可以在自己的酒店里随意捞取宰杀,绝不会跟动物保护协会方面发生什么冲突。五彩云母龟在日本人的佛教文化中,一直是被管理天、地、人三界的神仙们踩在脚下的,沾着三分神气,所以得名。

第二重意思,酒店建造在公路旁边,随着海岸礁石的走向随意延伸,从空中俯瞰,几乎像是要脱离北海道,独立于大海中央的样子。一位日本围棋界的本因坊高手把这种局面比喻成围棋手法里的“镇神头”,演绎转化为“神头镇”。

环绕木碗舟山的别墅群,除去这一家外,其余都已经被手术刀掌握在手里。他曾数次去跟“神头镇”的老板谈商业收购的事,可惜对方执迷不悟,不管手术刀出多高的价钱,统统拒绝,并且提出了“反收购”的商业计划,大言不惭地要买下寻福园这片广阔的别墅群。

一来二去,“神头镇”与“寻福园”隐然成了商业上的死敌,永远不能和解。

关宝铃提出收购寻福园的计划,弄不好就是某股势力在背后操纵指使的结果,这一点不得不慎重考虑。如果敌人再度进逼、咄咄逼人的话,由不得我们不展开反击了。商场即战场,并且做为中国人的一员,在任何方面,我们都不会向日本人低头,哪怕为此牺牲自我。

萧可冷第二次起身倒水之后,顺手拿起了我做的记录,指着鼠疫说过的那些话:“关于火星人的记载,从德川幕府时代,就零零散散地在文献记载里出现过,跟鼠疫说的基本相同,都是说某年某月某日,有神秘的火球从天而降,砸在山顶上,一直陷入地下无穷深之处。那就是火星人的飞船,他们之所以深潜入地下,便是因为自身生理结构,无法抵御地球表层的风、雨、雪、雷以及各种各样的瘟疫、传染病菌、垃圾污染。等他们改变了自身基因,成为适宜地球生存的生物时,便会一起杀出来,攻占地球。”

我又笑了:“地球人总以为外星人会觊觎这个蓝色的星球,殊不知这只是地球人敝帚自珍的想法,人家外星人还不一定能看上地球呢!”

先是有土裂汗金字塔的土星人,现在日本又冒出一群火星人,地球可真够热闹的。

萧可冷也笑着:“传说中唯一的分歧之处,便是有专家说火星人的飞船是砸进了富士山,而另外一批专家则极力分辩,说飞船是落在了北海道木碗舟山上,并且学术界为此展开了长达六个月的研讨、考察、辩证,最后不了了之。”

我跟着大笑:“这些小日本,还真是吃饱了撑的。”

随即,我明白了萧可冷的意思——鼠疫临终的话,也不一定就确凿可信。不过有一点,很多日本人推测之所以日本本土这么多火山温泉,跟火星人在地底下修炼发功很有关系——这是很有创见性的预言。于是日本的动漫公司,便根据这些荒诞无稽的神话传说,创造出了风行全球的“咸蛋超人奥特曼”的系列作品,为日本的动漫事业赚回了足够多的美金、欧元,甚至还有大陆的人民币。

我陡然长叹:“看来,明天我该好好上楼看书才对,否则一头扎在日本神话传说里,根本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幻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如果大哥收集那些书是有深意的,我该尽可能地翻开来看看,积累一部分知识。

萧可冷找出了另外的毛毯,我们三个都蜷缩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毛毯,渐渐进入了梦乡。其实萧可冷还有很多话要说的,只是旁边的关宝铃发出了甜美的轻微鼾声,我们也受到了感染,不由自主地睡了过去。

黎明时,我是被门外早起的鸟儿叫醒的,起身看见关宝铃的长发露在毛毯外面,一直沿着沙发边披垂到地面上,闪着润滑无比的漆黑光芒。她的头枕在屈起的右臂上,脸上带着恬静的微笑。

萧可冷睡觉时是一副标准的军人姿势,身体挺得笔直,双臂自然下垂。偶尔翻身之后,马上恢复这种姿势,让人看了忍不住觉得好笑。

我起身上了二楼,缓缓踱进书房。

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开读这近万本藏书了。在靠门口最近的书架上,我随手抽了一本论述“亚洲东部与美国西部原先是否是联在一起的陆地”这个题材的书,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翻阅着。

地球的“版块漂流学说”一直是个非常热门的地理学话题,争辩这个话题的论文铺天盖地,在很多学术杂志和学术网站上随处可见。

我在近代历史课上,曾经为了此类问题疯狂地查阅图书馆资料,希冀由自己提出令人信服的崭新论点。这件事虽然最后没能成功,我却详读了《沙俄女皇史》,在她执政时期的国家版图上,看着沙俄的军队一直向东,越过白令海峡,踏上了美加的国土,打得美国人跪地求饶。

我想求证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当时俄罗斯为什么不借着陆地的沟通向南打击亚洲的广袤平原,也就是说直接吞并外蒙、再入侵中国的内蒙、新疆、东三省甚至北京、河北、山东?这种扩张版图的方法,绝对比远渡大洋更省力气吧?”

曾有历史系的教授支持我的论点,提出女皇之所以指挥军队一直向东,是源于她始终相信,北美洲也是沙皇俄国的一部分。所以得出了虚妄的结论,在沙皇俄国国民的心目中,始终是把隔海相望的美国当作了自己的一部分,是自己的合法领土……

在我手边这本书里,列举了亚洲向东的大陆架和美国向西的大陆架部分,有至少几百处可以相互吻合的缺口。然后是两地原住民的生活习惯、语言习惯、工具使用习惯上都有明显的相似之处,而美国的印第安人在身体生理结构上,绝对就是亚洲人的翻版。

我看得很快,几百页的书只用了一个小时便翻阅完毕。书的末尾提出了一个崭新的观点引起了我的注意——

“版块漂移发生时,亚洲和北美洲相连的大陆架开始分裂,有一部分逃逸出来的小块陆地随北冰洋暖流南下,便形成了目前的日本列岛。制造出足够精确、足够完整的模型后,把日本岛填充进亚、美之间,则刚好把两个大洲严丝合缝地对接起来。”

本书的美国作者曾经带着这样的研究成果,去向当时执政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汇报,并且申请美国当年的“科学文史奖”,结果当然是无疾而终,被美国政府视为“异端邪说”,扫地出门。

放下这本书,伸了个懒腰,清新的阳光已经从窗户里射进来,新的一天又如约开始了。

我开了座钟的表蒙子,把莲花钥匙握在手里,仔仔细细地看着。如果鼠疫手腕上的纹身真的跟莲花钥匙有关,那么青色的莲花,可能就是代表这枚钥匙,那么粉红色的那枚呢?又会在哪里?或者钥匙本来就只有一把,只是会随着时间的不同而变色……

再去拔那柄青铜剑,已经被牢牢锁住,纹丝不动了。记得当时取这张羊皮纸地图时,剑鞘里已经空了,所以就算无法再次拔出宝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我取出地图,在茶几上摊平,忽然发现,羊皮纸似乎是有夹层的。因为从侧面顺着阳光仔细观察,能看到羊皮纸被分成均匀的十几层,所有的层数压制在一起,才形成了目前看到的地图。

这个发现令我一阵欣喜若狂:“古代的藏宝图,几乎每一张都存在着巧妙的变化。比如遇燃烧变化、遇水浸变化、遇酸液或者牛奶变化,甚至已经发展到红外线、紫外线下的微妙变化。那么这张图,会不会单张揭开后,还能发现些什么东西呢?”

地图表面绘制的东西太简单了,简单得让人根本无从着手去猜测。

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搞清楚金手指到底从这图上发现了什么,更没觊觎它想据为己有。金手指的蔑视态度,曾一度让我产生了“地图无用”的想法。现在好了,真正的秘密,应该就躲在夹层里。

要想揭开地图,可用的方法有不下十几种,不过我需要再跟萧可冷商量一下,看到底怎么做才最合适。

眼前出现的突然变化,令我始料不及——我的脸前突然出现了一串一人半高的屏风,共八扇。每一扇上,都画着仕女、风景、歌舞伎、武士像,把我团团围住。同时,耳际响起了一阵激昂震撼的日本宫廷鼓声,就在这个客厅里咚咚咚咚地响着。

二楼的家具布置非常简单,随随便便就能一目了然,但我从没发现过有这串屏风存在过。这里是中国人的别墅,肯定不会有日本文化如此浓郁的屏风存在。

窗外的阳光、青铜雕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凭空横移的唰唰作响的又一串屏风,接着身后、身前也有屏风出现,从四面将我团团围住。

“何方来的朋友作怪?报上名来!”我是依照中国的江湖规矩喊这一嗓子的,至少我能在自身发出这声暴喝之下,集中起被书籍、地图牵扯分散掉的精神。

鼓声越发激烈了,当我移动脚步,准备从两扇屏风中间突围出去之时,半空里突然打了一道闪电似的,一柄雪亮的武士刀带着灿烂的光芒劈面斩下来,几乎要将我从中劈为两半。

我侧身滑步避开这一刀,来不及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夺刀,另外三柄同样的刀带着同样凌厉的风声同时劈下来。

这是个非常美好清新的早晨,我的心情本来为了发现地图的秘密而欣喜着,却没想到情况急转直下,竟然有人公然冲进别墅里向我动手。可惜,二楼上根本没有刀剑可用,否则大可以以一对四,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我成功避开了四柄刀第一轮攻击,有人用日语大喝着:“天旋斩!”

头顶、脚下同时幻出四轮刀光,飞旋着斩向我的脖颈、双肩、膝盖、脚踝,屏风上的各种人物图形也像活了一样,向我挤眉弄眼地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表情。不等我躲闪,四扇屏风一起倒了,竟然有十二个全身灰衣、只露出双眼的敌人,每个人都是双手高举武士刀,虎视眈眈地向着我。再算上先前的四个人,总共是十六名武士,把我团团围住。

仍旧是刚才的声音,换了艰涩生硬的中文:“留下……地图……你走……否则……杀无赦……”

声音不是面前这些人发出的,而是来自于玻璃窗外。

“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我缓缓地运气于右掌,把地图紧紧攥在掌心里。一旦发现了它的真实价值,我就不会再那么大方,可以向任何人借阅了。我知道来的这群是日本忍者,不过日本岛的忍者门派有近三百家,装束兵器都非常接近,谁认识他们是哪一派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如果真的要无情火并,我还没把这十六人放在眼里呢!只是没有武器在手,打起来不是十分过瘾而已。

屏风倒下之后,遍地升腾起了烟雾,原先房间里的一切景物都看不到了,眼前只有鬼影憧憧的杀手。

杀手的武士刀不断地闪耀着夺目的白光,可见锋锐之极。他们身上的灰衣也是近乎一种灰白色,仿佛随时都可以借着雾气迅速隐身,只有冷森森的眼神是无法遮掩的,每双眼睛里都带着死气沉沉的杀气,仿佛我是被困在刀网中的无辜猎物。

距我最近的一个杀手,我们只隔着四步距离,也就是说他的刀只要迎面劈下来,很可能就会首立大功一件。所以,当窗外的人喊出“进攻”的口令时,他成了第一个做试验的小白鼠,刀光还没完全绽放开来,我已经进步贴身,一掌砍在他的喉结上。

噗的一声,他的身子软绵绵地要倒下去,却被我抓住肩膀,顺势一拖,挡开第二名忍者的刀锋。接着,第二名忍者也无声地倒了下去,因为我的肘锤准确无误地顶在他的心脏位置,肋骨折断倒插进心室,肯定是活不了了。

我只用了一只手,对付这群人,一只手足够了,轻而易举地又打倒了四个人,全部都是一击必杀。

“布阵——分水阴阳阵、铁镜灭魔阵。”窗外的人并没有感到惊骇或是愤怒,仿佛杀掉四个人,跟踩死四只蚂蚁一样微不足道。

随着他的叫声,剩余的十二人陡然后撤,列成了两排平行站位的阵势。

从阵法名称上,我判断出了这群人的来历,并且脱口而出:“你们是甲贺忍者?喂,大家没什么过节,何必非要拼得你死我活?”

甲贺派是日本历代以来最大的忍者帮派,特别是日本国内“明治维新”以后,在天皇家族的扶持下,甲贺派已经坐上了本土武林盟主的地位,其它所有忍者都要向它俯首称臣。

甲贺派具有了极高的政治身份,一直受日本皇室宠信有加,但我跟他们从来没有过节。

脚尖一挑,我已经将死掉的武士遗留下来的长刀接在手里。有刀在手,杀他个血流成河也不为过,毕竟是他们先动手的,满地踩碎的屏风可以作证。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11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