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14尾声: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

    第部 神相毕露 14尾声: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

    “风先生,有什么问题吗?”那是铁娜的声音,用力地在池边向我挥着手。

    我收回心思,刀尖碰到了宝石,只挑了一下,宝石便跌落出来,无声地跌落在我手边。

    这一下倒是真的出乎我的预料,记得上次在蛇阵里要将它撬出来时,它嵌得非常结实。我疑惑地把它握在手里,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怪异之处。嵌过宝石的石坑,更是简单而粗糙,根本想不通先前为什么宝石会嵌得那么紧?

    它变成了一块浅褐色的石头,没有任何光芒,让我很难把它跟之前光芒万丈的“月神之眼”宝石联系起来。当然,当它不再发光,宝石内部的强烈的射线也该全部消失了吧?

    我站起身,池边的人齐声欢呼起来,特别是铁娜的声音,从所有人的声浪里高挑出来,充满了钦佩与赞叹。

    退回池边的过程,毫无波澜,没有任何值得记述之处。

    我又看到了手术刀,就站在墓室南北轴线的最北端,面向石壁站着,一动不动。如果侵蚀他灵魂的幻像魔影已经被杀死,现在,他该变成原先那个纵横江湖的盗墓高手了吧?

    宝石在每个人手里传阅着,成了群情激昂的焦点,而我的视线一直都远远地盯在手术刀后背上,直到苏伦挤到我身边,低声问:“风哥哥,好像有什么不太对了——”

    她抬起左腕,仔细地盯着漆黑色的表盘,神情犹豫不定,夹杂着隐约的惶恐不安。

    我向她微笑:“没事的,他现在已经完全正常,我保证他已经找回了原来的自我——”仿佛是为了配合我这句话,手术刀霍的转身,大步向我们走过来,高挺着胸膛,神采飞扬。

    苏伦咬着唇,瞪大了眼睛盯着手术刀的步,右手拇指一直都在左腕表盘上摩挲着。那只表并非国际名牌,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瑞士英纳格,一个几乎被时代淘汰的老牌。

    “风哥哥,快看他的下盘,不对!仍旧不对!绝对不对……”

    苏伦几乎是在无助地哀嚎着,嘴唇已经咬得发紫,向我旁边靠了一步,肩头瑟瑟颤抖。

    我迎上去,对苏伦的话并不认同。如果他脑里的幻像魔影已经被彻底消灭,那么,他现在已经一切正常,恢复了本性。

    手术刀的步又大又急,并且手里早就擎着一枚细小的保险柜钥匙,迅速向我递过来:“风,这是十三号别墅里的一个保险柜钥匙,里面存着我所有的资料,包括你一直在苦苦求索的大哥杨天的一部分线索……我的脑仍有问题,幻像魔的影并没有被消灭……”

    他的话越说越快,额头上有三四道蜿蜒曲折的青筋跳起来。

    我惊骇地伸手去接钥匙,陡然发觉钥匙被他的手攥得已经非常烫手,而他右手的腕脉正在万马奔腾一样疯狂跳荡着。

    苏伦从我身后跃过来,盯着手术刀的眼睛,表情惊惧夹杂着痛苦。

    “风,替我好好……照顾苏伦……我把她交给你了——”他脸上的肌肉也开始此起彼伏地突突乱颤着,仿佛皮肤下面埋藏着一个不知名的邪恶精灵,正要突破他的身体迸射出来。只是眼神仍旧深邃炽热,这才是属于真正的手术刀的眼神。

    我握住他的双手,企图灌输内力,让他能镇定下来,但他的手已经滚烫惊人,像一杯刚刚倒出来的开水,令我缩手不叠。

    “苏伦,记得咱们约定的计划……变故已经发生……我不行了,要你执行……执行……”

    手术刀的身体一直急速的震颤,唰的向我扫了一眼,骤然仰面发出邪恶诡谲的狂笑,身向前一掠,闪电般把正握在詹姆斯手里的宝石抢在手里。更确切地说,是把那颗已经失去魔力的石抢在手里——一刹那,我的心凉了一大半,有着这样眼神的手术刀,仍旧是幻像魔的化身,因为只要是地球人,就绝不会有这种诡异的眼神。

    “月神之眼、月神之眼……终于到了我手里……我能够……”他声嘶力竭地叫着,五官扭曲,神情疯狂之极。

    苏伦一下抓住了我的胳膊,极度紧张之下,指甲穿透衣服直掐进我的肉里。

    铁娜怒喝:“手术刀先生,你在干什么?放下那颗……宝石!”她当然也明白,当宝石的光芒消失殆尽,已经不能硬把它当成宝石来对待,虽然它的名字仍然可以叫做“月神之眼”。在她的喝令之下,所有士兵的枪口指向手术刀。

    我忍不住一声长叹:“没用的……没用的……”

    如果手术刀仍旧被幻像魔的影附体,除非是土裂汗大神秘室里的“核魔方”能再度工作,否则以地球人的武器根本难以抵挡他的进攻。

    蓦的,手术刀抬手扣住了自己的咽喉,凶猛地发力,大有要扼死自己的来头。

    铁娜本来越众而出,想对手术刀动武,一见了这种情况,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双手扣向腰带。

    苏伦的手抓得更紧了,不停地喃喃自语:“计划需要发动了……计划需要发动……计划……哥哥……”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更不知道手术刀曾经跟她约定过什么。做为唯一的知情人,此刻只能咬牙挺身而出。

    “苏伦……苏……伦……计划……”手术刀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右手掐在喉咙上,握着宝石的左手却又在拚命地拉扯右腕,身也奇怪地扭来扭去,仿佛有两股力量在他身体里急骤交战。

    “计划……计划……计划……”在左手的攀扯下,掐在喉咙上的右手被硬生生扯开,但他艰难地重复着。看得出来,他的身已经无法自由掌控,站在池边,扭动着奇怪的舞蹈。

    苏伦猛地举起了左手,亮出那块漆黑的腕表,破釜沉舟般严肃地看着我的脸:“哥哥从十三号别墅的秘室里出来之后,曾经跟我谈过,他的身体已经被邪恶的力量掌控,随时都会处在崩溃的边缘。当外来力量控制他身体时,我就引爆预埋在他心脏深处的电炸弹——现在,这个时刻已经到了……”

    她的右手拇指重重地压在表盘上,神情凝固如坚冰。

    要一个女孩亲手炸死自己的哥哥,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换了我都不一定能做到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她喃喃地叫着,泪水在眼底深处徘徊。按下那个隐蔽的按钮,或许只需要几十牛顿的力量,但要做这个“按下”的决定,却几乎是得耗尽她一生的良知。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没有别的选择了……”我被逼说出了这么残忍的话。在所有人里面,只有我见识过幻像魔影的厉害,如果地球被毁灭,大家都得死,毫无选择的余地。趁我们还可以选择,至少要做些什么。

    没有人敢率先开枪,刚刚手术刀突然进退的那种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已经将所有士兵震住了。包括满脸高深莫测的詹姆斯在内,全都缄默不语。此时的决定权,只掌握在苏伦手里,如果能炸碎手术刀的躯体,就能连那个邪恶的幻像魔影一起毁灭了。

    手术刀踉跄着后退,但他眼里的邪恶神色又占了上风之后,突然凌空倒翻,跃向深池央的石台,身法诡异之极。那么远的距离,他只像猿猴般一跃,便轻飘飘地落在石台上。

    那是土裂汗大神秘室的入口,如果任由他进入秘室,事情就糟糕到极点了——

    “哥哥、哥哥、哥哥……我多希望你再答应我一声……”她在喃喃自语着,目光一直遥遥望着石台央的手术刀。手术刀的手向那个原先嵌着“月神之眼”的坑穴伸过去,这个接触动作,或许就是进入秘室的不二法则。我

    我不想逼苏伦做什么决定,像她那么坚韧顽强的女孩,一定能有自己的决定。

    所有人情不自禁地靠近池边,看着手术刀的手放在那个石台的小坑上面,变化陡然发生。他的手消失在空气里,接着是肩膀、头、脖颈、脚、小腿……这种消失方式明显跟我此前的经历不同,更像是一个被一点一点擦掉的电脑图像。

    我放弃了,我不想埋怨苏伦,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为了地球大众的利益舍弃自己的亲人,并且是唯一的亲人。如果幻像魔的影可以成功地歼灭能量耗尽的土星人,那么他就能救出被封印在“水晶之棺”里的幻像魔,从而让地球提前进入“大七数”的噩梦。

    “哥……哥……”

    “轰——”一声巨响,手术刀残存的身立刻粉身碎骨,向四面八方飞溅开来。

    苏伦软软地倒在了我的怀里,脸色苍白如纸,瞬间便昏厥了过去。

    当我把宝石交到铁娜手里,所有关于土裂汗金字塔的发掘过程便这么平平淡淡地结束了。

    我所经历的土星人密室里的一切,在他们的记忆根本都不存在,只看到我握刀、伸手、取宝、退回这个过程,其余一概不知。所以,在离开土裂汗金字塔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午夜梦回、夜深人静时我都会扪心自问:“土星人密室的那一幕,是在时间的长河里真实发生过的吗?还是只存在于我内心里天人交战的一次幻想?”

    再次仰望星空时,我会不由自主地凝视土星的方向,对科学家们那些言之凿凿的“土星没有生命”的阐述,产生最深刻的怀疑。

    最值得记录的一件事——我们退出金字塔后,所有人戴着的表都发生了奇怪的偏差,竟然跑慢了二十四小时。

    我们失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当营地里驻扎的一百名以上的士兵都确实无误地证明这一点时,铁娜等人才惊恐的意识到:“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八日这一天,在当时进入金字塔的人的生命里,永远都不存在了!”

    做为一个现代社会的地球人,已经习惯了一周七天、一个月三十天、一年三百十五天,如果其一天突然在自己生活、记忆不存在了,而是从十一月七日的上午十点一下跳到了十一月日的上午十点,出现了时间的断流——这是一种什么感受?会对包括我跟苏伦在内的这部分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宝石属于埃及政府,就像意外得到的那块超级金锭也理所当然地被政府收缴一样,所有围绕发掘土裂汗金字塔而死的人,肯定会随时间的流逝而被所有人淡忘。死掉的英雄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是要像铁娜一样风风光光地站在所有的埃及人面前,慷慨激昂地描述自己是如何舍生忘死拿到“月神之眼”的。

    埃及小国,在国际收藏界又将掀起一阵人声鼎沸的探险寻宝**。

    得到宝石之后的铁娜兴奋不已,告诉我说要把这个地下墓穴正式申报埃及一级旅游景点,并且把我探底取宝的英雄故事拍成电影电视,向全球发行。

    我们曾在夕阳落日下有一次促膝长谈——

    “风先生,总统府有个特级机要大臣的职位一直空着,这个位,是留给极度效忠于总统的聪明人的,你想不想做这个聪明人?”她没有一如既往地满身戎装,而是换了埃及女孩最爱的花团锦簇的长袍,盘起了金色的头发,干练优雅,仪态万方。

    夕阳在她身后,将她年轻漂亮的脸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我微笑着,像是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根本与我无关。其实,就在两天前,詹姆斯又旧事重提,劝我加盟印度的特殊组织,开出了天价年薪、天价特权的优厚鱼饵,被我婉拒掉。

    临时我还不想成为某个小国的“特殊”人员,我就是我,自自在在地陪在苏伦身边,过一段安心又开心的日不好吗?何必为了蝇头小利而无耻出卖自己?

    铁娜说了很多,关于未来、理想、爱情、权力、统一非洲甚至统一地球——

    我只问她一个问题:“当你得到一切,却发现明日就是‘大七数’的大限,你会不会后悔自己不该贪婪地收集一切穷奢极欲的东西?或许,今天的我们,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时间。”

    在她的书桌上,我留下了两行洒脱的国草书——“与最爱的人相濡以沫,与次爱的人相忘于江湖。”

    铁娜黯然问:“谁是你最爱的人?是苏伦吗?还是那个——杀了谷野的日本妖女?”

    我摇着头,微笑不语。怎么可能是藤迦呢?我不会喜欢日本女孩,永远都不会。

    “关于那件案,我还有一卷录像带,是我在那个帐篷里偷偷安置的。相信它能帮你做出完全不同的判断,事实总是与真相相差甚远,杀死谷野的人其实是——”她在关键时刻停住,妩媚地望着我,“条件是……”

    我微笑着摇头拒绝了她,条件是什么,我们都很清楚。

    此刻,我突然发现她的问题很难回答:“自己最爱的人是谁?会是苏伦吗?如果不是苏伦,又会是谁?”

    一周之后,按照十三号别墅的保险柜里留下的手术刀的遗嘱,苏伦接收了他名下所有的产业,并且他的遗嘱里白纸黑字地写着:“所有的财富,由我跟苏伦共同拥有。”

    尤其让我惊愕的是,他早就感觉到幻像魔影的入侵,只是用人类的微小力量来对抗强大的异空间来客,仍旧是太渺小、太微不足道了。在一本厚厚的字迹潦草的日记里,他几乎记下了被幻像魔影入侵后的所有细节,以下的话,是特意讲给我听的——

    “当某个人知道自己最终走向灭亡时,心情的晦暗沦丧是根本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风,我的一生,看似风光,但跟‘盗墓之王’杨天大侠相比,简直卑微如草芥。只有他,才配得上‘大侠、英雄’这样的称号。他虽然一直拿我当朋友、当兄弟,但我永远都知道,即使身为他麾下的一名走卒,也是我最大的荣幸,遑论他教会了我那么多,给予我那么多。在我心里,自始至终把他尊为老师和前辈。”

    “知道吗?保险柜里所有的这些产业,有半数以上是他转送给我的——我感激他的无比信任,才会毫不犹豫地听他的指令,不遗余力地推动土裂汗金字塔的工作。不管发掘的结果如何,只要是他说过的话,就算拼死去做、肝脑涂地我也在所不辞。”

    “如果有一天是由你来打开保险柜,可能我已经死了,拜托你好好照顾苏伦,那是我唯一的牵挂——杨天大侠仍旧活着,他那样的‘天人’是永远不会死的,记住我的话,找到他,无论费多少力气,一定要找到他,因为只有他才能彻底打破《诸世纪》上的恐怖预言……”

    现在,我确信大哥仍旧活在地球上,并且会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线索去搜寻他。

    令我欣慰的是,苏伦已经从巨大的悲恸恢复过来,重新振作,开始了崭新的人生旅程。

    埃及古墓的经历到这里似乎该告一段落了,因为关于“月神之眼”的故事已经尘埃落定。它将被铁娜放进总统的私人博物馆,永久地加以珍藏,并且雄心勃勃要在空荡荡的土裂汗金字塔里建造一个新的埃及物展示博物馆,使之成为继胡夫金字塔之后的第二个埃及旅游名胜——但这绝不是结束,而仅仅是个开始,很多令人头疼欲裂的谜题,一个个孑孓排列着等待我去拆解……

    土裂汗金字塔真的会沉入地下吗?

    藤迦会在“还魂沙”的召唤下醒来吗?

    真正的谷野,会不会重出江湖,为自己的弟弟报仇?

    谁才是真正的青龙会“重生者”?

    詹姆斯到底在图谋什么?他说过的珠峰上的神秘预言石碑还会存在吗?

    当“大七数”来临时,地球真的将要毁灭吗?

    海底神墓真实存在吗?它们跟藤迦的身世会不会有关?

    幻像魔到底是什么?

    时间的断流又是什么?

    蜀唐门怎样重出江湖?

    海底神墓到底在哪里?

    真正的“盗墓之王”杨天呢?能不能重现江湖……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09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