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18藤迦和玉棺

    第三部 诡谲炼狱 18藤迦和玉棺

    铁箱的尺寸只有方井的四分之一,所以将铁箱靠近井壁一边时,监视器的画面里会出现更多的井底情况。

    我一直站在监视器前面,随着画面一阵轻微动荡,我的视线里蓦的出现了一片金黄色。第一反应便是:“黄金?井底有黄金?”

    等到画面稳定下来,我才发现那片金黄色来自于一件黄金护膝,大概五十厘米长,弧形面的宽度在二十厘米左右。这样的东西,会教人联想到古战场上的武将打扮,难道井底还丢弃着古埃及的铠甲?

    由此前金字塔出土过的黄金面具不难推断出,古埃及人像现代人一样,喜欢把黄金穿戴在身体上,于是出现了黄金面具、黄金护腕、黄金战靴等等。如果井底出现了一只黄金护膝,我很期待找到一套完整的铠甲,那么我们这次的考古发掘行动,便可以暂时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

    铁娜大受鼓舞,一只手忘形地搭在我肩膀上,像个获得了心仪玩具的小女孩,双脚用力向地上跺着,一边大叫:“换一个边!换一个边!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

    在耶兰指挥下,工人们依次挪动吊架,将铁箱分别靠近方井的四边,最后得出的结论竟然——

    我们三个,我、耶兰、铁娜至少保持了两分钟以上的沉默,仿佛已知的结果必须要反复斟酌才能下定论似的。不过,我们三个人、三双眼睛,从四个监视器上看到的画面连缀起来,结论再清晰不过了。

    井底放置的是一只透明的玉石棺材,棺材里有个人,一个年轻的女孩。黄金护膝是穿在她身上的,我们看到她的身体上套着完整的铠甲,包括头顶的金盔和脚下的金靴。无法判断她的生死,因为摄像机的拍摄角度无法细微调整,始终没办法对准她的脸。

    最先开口的是铁娜:“井下、井下的人……是……是谁?”

    她的牙齿在打颤,右手又抓在我胳膊上,钢钩一般,指甲全部嵌在我的肌肉里。她虽然没见过藤迦,但却从谷野的资料里看过藤迦的照片,这一句话完全是多此一问,因为棺材里的人就是——神秘失踪的藤迦小姐。

    我跟耶兰交换了个复杂的眼神,同时确定了这一点。

    这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果:“一个神秘失踪的日本女孩,最后出现的地点竟然是金字塔内部、一百八十米深度以下古井,并且是浑身穿着黄金铠甲躺在一只玉棺里。”天哪,这种结论,委实能让心理承受能力弱一些的人抓狂自杀。

    探索古井的行动瞬间停止,因为这样的结论没人能够解释。

    铁娜开始命人向墓穴外移动那些金砖,耶兰垂头丧气地将铁箱收回,而我则是靠近汤博士,要把自己凿开金字塔北壁的想法告诉他。

    我们三个下意识地要先把古井下的怪事抛开,等到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再回头讨论这个问题。

    汤博士的大胡一翘一翘的,昂着高贵的头颅,正在装模作样地对着一幅壁画做研究。

    那台曾经大显身手的钻机就在他身边放着,相信很短时间内,这部钻机将会被高价收藏进美国的某家私人博物馆里,成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权威盗墓工具。

    我向他说明了我的想法后,他冷笑着嗤之以鼻:“风,你脑没毛病吧?你们国人,最喜欢异想天开,最盼望天上掉馅饼。想一想、用你的东方小脑袋想一想,金字塔外面是什么?不过是数不尽、挖不完的沙土,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汤博士的傲慢在国际上都鼎鼎有名,我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心平气和地:“汤博士,在尖端化学与高科技武器方面,您是绝对的权威;但在盗墓考古方面,你的学问跟刚刚入门的小学生没什么两样。”

    他“哼”了一声,倒背双手,不屑一顾。

    我继续说下去:“手术刀先生已经全权委托我负责发掘土裂汗过程的所有事务,无论您和他之间先前有什么样的君协定,但您在营地工作期间所有的表现,都需要我来做评述报告。所以,为了保证您的个人权益,大家最好还是合作些的好。”

    他干笑了两声,气焰嚣张之极,对我的陈述根本不予理睬。

    这架超级钻机的主人是他,他不发话,谁都无权调用。

    遭到拒绝之后,我的心情开始变得郁闷起来,只好向巴弯所在的墓室里踱去。

    墓穴里重新充满了士兵们的脚步声、号声,以及挪动金砖时的惊人摩擦声,好一派繁忙劳动的火热景象。不过,这一切似乎与我无关,我现在满脑里都是井底的玉棺:“藤迦至少有百份之五十的可能还活着,怎么办?重金雇人下去砸碎玉棺救她……”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根本无法相信这件事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人将她攫取进来,放入深井,再用金锭盖住?

    在央墓室乃至所有的墓室里,根本没有发现大型起重机械的影,所以金字塔里的神秘力量更是匪夷所思。到底是何方神圣,能随手挪开金锭,又能将自己隐蔽得无影无踪?

    “该不会是幻像魔所为吧?”一想到萨罕长老郑重其事地讲过无数次的“幻像魔”,我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自我解嘲的苦笑。如果萨罕长老在的话,肯定又要宣扬自己的“幻像魔无处不在”的理论。

    他的话说得很对:“既然幻像魔能在大海上形成龙卷风、涡流、滔天巨浪、百慕大魔鬼三角那样的超强磁场等等等等,搞定这块金锭还不是指甲盖一样的小事?”但前提是,那些神秘事件、热带气旋、超级龙卷风真的都是幻像魔造成的吗?

    全球气象学专家队伍总数超过两万人,他们是不是都该坐下来听听萨罕长老的“幻像魔理论”。特别是那个“幻像魔移动形成风”的理论,专家们听了后肯定只会有两种反应,要么暴笑着喷饭,要么斥之为疯癫异端。

    焦糊味渐渐浓了起来,我不满地叫着:“巴弯,你在搞什么?”

    他是不吸烟的,那干什么点火玩?因为走到最顶端这墓室里时,满鼻都是焦糊味,肯定是他做过什么。

    巴弯呆呆地站着,向着金字塔的石壁,距离大概五步,对我的叫喊置若罔闻。

    没听到欧鲁的呜呜声,难道是睡着了?我向前跨了一大步,放弃了拍他肩膀的冲动,因为我感觉到空气有些异样的诡谲。

    我看到了巴弯的脸,土灰色,平板呆滞。眉毛稀疏,小眼睛,鼻梁微微有些塌陷,嘴半张着,露出泛黄的牙齿。他的五官相貌的确不怎么样,有损于彩虹勇士的整体形象,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被分配去与军犬为伍的。

    “巴弯——”我又叫,并且看到他的眼珠一眨不眨地向前凝视着,散发出灰蒙蒙的死气沉沉的微光。

    欧鲁的样有些可怖,嘴巴张到极限,露出并不尖锐的两排牙齿,似乎正要全力投入战斗。它的性情异常绵软,从来就不是为战斗而生的,所以很少暴露出这种穷凶极恶的样。保持大嘴张开的造型会非常累,但现在看来,它的嘴已经张了很长时间,雕塑一样停滞着。

    我没有叫第三遍,而是伸出手去碰欧鲁的长耳朵。

    指尖刚刚触及耳朵上的毛,扑簌簌的一声,它的整只右耳完全脱落下来,跌向地面并且在跌落的途便弥散为烟尘粉末。

    还没有完全从井底玉棺的震惊清醒过来,又让欧鲁这么一吓,我噌地向后跳了出去,后背嗵的一声撞在坚硬的石壁上,肩胛骨几乎立刻碎裂,痛彻心肺。

    “欧鲁死了!风化掉了!半小时之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到底……到底是……”

    死掉的并非只有欧鲁,看巴弯的样,已经变得像个死了很久的风化僵尸。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才会产生这样的后果……”一想到他们始终面对这面石壁,我后背发力,猛然弹开,生怕石壁上再喷射出某种神情的物质,将我也风化掉。幸好,石壁静悄悄的,并没有发生异样变化。

    现在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面恐怖的石壁,亟需钻探看个究竟。

    我小心地绕开巴弯的尸体,免得衣襟带风把他刮倒,顾不上呼叫苏伦,快步穿越重重墓室,回到汤博士身边。

    我当然知道自己的描述有多么荒谬,以至于汤博士目瞪口呆地瞪着我看了半分钟后,陡然仰面发出一阵疯狂的长笑,含混不清的咒骂声随着笑声一起涌出来:“国人……真没用……”

    他笑得弯下腰来,双手不住抹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汤博士,先别急着嘲笑,那件奇怪的事就发生在轴线尽头的墓室,咱们马上过去看看好了!”我觉察到铁娜异样的目光,不停地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她的耐性、定力还算不错,咬牙坚持着,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恐。

    她是这群士兵的精神领袖,在几百米深的地下墓穴里,士兵们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接下来的任何风吹草动,可能都会引发一场后果无法估量的骚乱。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05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